入秋了,天氣反而熱了起來。想起今年夏天,雨水極多,天總是陰沈沉的,感覺不到熱。常常在一個陰霾的下午,捧了一盞淡淡的菊花茶,憑窗看那飄飄落落的雨絲,夾著裊裊的輕霧,彈著“沙沙”的音符。那雨、那霧、那音符,忽遠忽近,忽清忽濁,如變幻著韻律的詩;如暈染著淡墨的畫;如傾訴著心事的抒情小調。

  屋裡靜悄悄地,蒙著一層淡淡的暗影。我打開記憶的門,尋找著一些熟悉的身影。每張熟悉的面孔,此刻都透著陌生。他們或許都在各自的生活中忙碌著,或許也會在偶爾的暇想中,記得我這張熟悉而陌生的臉。多年的朋友很少見面了,常常見面的也是匆匆地來了,又走了。心與心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了,都隔了厚厚的一道牆,或是冰冷的一塊屏障。朋友中成功的遠走高飛了,失敗的過著平凡而瑣碎的生活。抱怨的聲音來自失敗者,也來自成功者。  

  如這雨的絮絮叨叨,每個人都在牢騷中經營著自己的生活。周而覆始地重複著每一天,不平著、尋覓著、咒罵著,有的得意著、偷樂著、滿足著。我卻是孤獨著。站在雨的邊緣,聽雨的碎碎的敲打,看雨的朦朦的垂落。心也浸潤在雨的敲打垂落中,雨的氣息彌漫在每一次呼吸中。

  我用酒杯盛一些液體,放在唇邊慢慢地啜,品嘗苦苦的、辣辣的、甘甘的、醇醇的味道。然後將它們吞下喉嚨,進入胃裡。胃裡熱熱的,四肢暖暖的。再用另一只酒杯,接一滴雨水,水兒清清的,也許有我看不見的混濁。雨的滋味原來不是酒的滋味,不是水的滋味,是甘甜的滋味,是相思的滋味。  

  我左手拿了雨水的酒杯,右手拿了另一只杯子,兩杯輕觸,一個清脆的響聲。然後喝乾了酒水,再喝乾了雨水。我在左手的杯裡放了些思念的碎塊,在右手的杯裡放了些愛的藥末。這樣的液體在體內迴旋,我不醉,心也不碎。雨水在酒杯裡,相思在酒杯裡,愛在酒杯裡。雨在碎碎地敲打,敲打著這個夏季。  

  心放飛在酒杯,我就化為了月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吳帥飛 的頭像
吳帥飛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