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開始來的那會兒,因為心急,在二手市場花八十塊錢買了一個冰箱,將就用了二個月,覺得這冰箱冷藏效果不好,加之有點雜音,耗電量也大,就想著將它賣掉,另外再買一個。因為買一個新的冰箱要花一二千紐幣甚至更多的錢,我覺得沒有必要。只要好用,買一個二手的、質量好一點的冰箱也不錯。

  由於不是很急,我懶得出去跑,就寫了一個小廣告,將自己對冰箱的大小、款式和三百元左右的承受價格都寫上了,用傳真的模式發給了免費刊登這類商品訊息的報紙。

  廣告登出後的當天晚上,我就接到一個當地人打來的電話,說他家有一個冰箱,用了不到四年,大小、款式和價格都符合我的要求,他想賣掉,問我是不是感興趣。我問他住在什麼地方,他說在劍橋鎮。我一聽這地方,有點猶豫了,因為那是距我們住的漢米敦市有三十多公里的路程。但我又知道,只用了四年的冰箱買了的時候花了一千二百多,現在賣給我才三百塊錢,實在很划算。到紐西蘭久了後,對洋人說的話從來不用懷疑,他說是四年就一定是四年,決不會把本來用了七八年的說成四年。而且他說是結婚時買的,他還儘可能找到收據給我看。我說那倒是不用了。只是遠了一點,我說,我沒有貨車,而且即使我從朋友那裡借來一輛貨車,我也不敢開高速。因為我知道去劍橋鎮有一段是高速公路。他說,他可以送貨上門。

  既然如此,那就敲定了。我說,“行,我不用看了,你明天送來給我吧。”因為,一般來說,買這樣的大件,是要提前看看“貨”的,以便人家送上門來,而被拒收,弄得彼此尷尬。那人說,“對不起,我現在還要用一陣子。大約一個多月吧。”接著他告訴我,他正在辦理去美國的移民,一切都差不多了,只要簽證到手,他就將冰箱送到我的家裡。

  原來如此。怪不得冰箱這麼便宜。洋人就是這樣,他只要覺得給你造成了不方便,他就自動降下價來。正因為這樣,我就更加相信他所講的冰箱的質量。我說,“行了,你先用吧。等簽證到手了,就送來給我吧。”那人很感謝我的寬容和信賴。誰知這一等可真是考驗了我的耐心。因為事情有了變化。

  一個多月後,那人突然打來電話對我說對不起,簽證還沒有批下來,他還在等待之中,因此,冰箱還不能送來給我,並問我是不是還要買他的冰箱。我想了想,說,“行吧。你繼續等吧。我還是買你的冰箱。”這一回,他沒有說要等多久。大約他知道那不是由他說了就作數得了的。我也沒有問。既然已經答應等他了,再問也沒有用。何況已經等了這麼久,何況我還有個不大好的冰箱湊合著用。

  這期間,又有兩個當地人給我打電話,說他們有符合我的要求的冰箱賣。我甚至還忍不住去距我家較近的一個老太太家去看了看那個冰箱。的確也是個很不錯的冰箱,只是體積大了一點,使用得久了一點,但還可以講一點價,大約二百八十元就可以買下來。我對老太太說,讓我回去想想,再給她回話。

  其實用不著多想,我完全可以當時就拍板買下來,對劍橋鎮的那個賣家,打個電話告訴他就是了,反正我一分錢壓金也沒有出。他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我相信,即使買了這個冰箱,他也覺得在情理之中,一點也不會埋怨我的,而我也不覺得虧欠了他。但是,回到家,我還是給老太太打了個電話,說謝謝她了。讓她賣給別人吧。我在心裡對我自己說,不買她的冰箱有兩點理由︰一不是最理想的冰箱,我以為劍橋的那個冰箱最理想;二是為了一份信賴。我是一個中國人,我要讓洋人覺得咱中國人是講信用的。我的確是這樣想的,不是想借此提高自己身份地位。只有出國後,你才真正意識到“中國”二字在你心中的份量。

  這樣一等,居然等了半年。就在我因為學習忙差點都要“忘記”冰箱的時候,一天晚上,我突然接到一個電話,是劍橋打來的。那人有一點不好意思地問,“你還要我的冰箱嗎?”“你的簽證來了?”我反問道。我們都很興奮,說好第二天他將冰箱送上門來。翌日一早,他與一個朋友開著貨車果然按照我提供的位址將冰箱小心翼翼地送到了的家。

  啊,真棒的冰箱﹗是最流行的款式,無氟,全封閉的,乳白色,真比我想像的還要理想。一個朋友買了一個二手冰箱,比這個差些,還花了五百元呢。我真是太高興了。兩位洋人不讓我動手,將冰箱完全擺好,才笑盈盈地看著我,彷彿在說,“怎麼樣,哥們?”我趕緊付錢,並請他們喝中國茶。但他們說不了,太忙了。

  就在他們轉身出門時,賣主變戲法似的從冰箱裡掏出一瓶葡萄酒,像發放獎般莊重地交到我手裡,一字一句地說,“這裡面裝的全是信賴。”

  我握著這瓶葡萄酒,握著這帶有洋人體溫的沉甸甸的信賴,我的眼眶慢慢潮濕了……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