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闊別五年的聲音,她的鼻子酸了,眼淚大顆大顆地砸在手機上,她回答他說︰“好,你呢?”他說︰“這些年,我才知道我一直深愛著你。上次電話裡那樣說,因為我老婆在旁邊,我不得不那樣說……”
  自打五年前她打電話給他被他冰冷的回應後,她再也沒有聯絡他,因為她太高傲了。她沒想到五年後的今天他會再聯絡上她,這一切都因為平。
  平曾經跟他和她是朋友,他們總在一起玩,那時她剛畢業被分到他和平所在的單位,那是一個國企,她進入這裡遭到嫉妒是必然的,她又是年輕漂亮的姑娘,在這樣的單位立足自然要付出些辛苦。
  那時候在那個單位,她的身後總是跟著一大群的已婚未婚的男人,而她那時剛失去了男友。他是這個單位的書記,比她大十歲。有家庭有孩子。平是這個單位的財務部長,跟他同齡。她初來乍到,收到這兩個人的關照。那年年會上,他邀請她跳舞,她答應了,他很有禮貌和分寸地帶著她在舞池中起舞,舞會後他送她回家。
  後來他升職為一把手,很快他就把她調到他身邊工作,這對於一個剛畢業的學生來說,算是一步青雲了,她其實是知道他的心思的,只是她不善於表達,接觸的機會越多,他越覺得離不開她,無論是單位的事情還是家庭的,他都喜歡跟她說,什麼事兒都說,只有在她面前他才感覺自己是一個被女人需要的男人,只有在她面前他才感覺自己是輕鬆的。
  好景不長,他的老婆來單位了。她被他的老婆當著單位人的面數落成婊子。她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滿耳都是譏笑和謾罵,她不在乎誰怎樣看她,她只想知道他怎麼對待這件事。她抬眼求助的眼神觸碰到他的眼睛,他躲開了她的眼神,帶著他的老婆離開她的視線。大家都散去了,只有平在陪著她,那晚,平一直陪著她很晚才離開單位。
  第二天,她到單位時,他看到他的位置空著,平跟她說他被調到下屬單位去了,因為有人向上級回應他有作風問題,不適合做一把手。她感覺天空一下暗下來,整個世界都拋棄她般。
  後來的某天,她終於忍不住打電話給他,他冷冷地說︰有事嗎?她說,沒事。他說,沒事不要再打電話了。隨即他就掛斷電話。她知道他怕她影響他的前程。自那後她再也沒聯絡他。第二天她便離開這個單位,獨自去異國,這一去就是五年。
  她在異國斷掉了跟國內所有人的來往,包括平。而前幾天平突然聯繫到她,畢竟離開久了還是懷舊的,她接了平的電話。平說︰“他一直在找你。”她說︰“算了,都過去了。”平說︰“他現下官運亨通,是這個行業的老大,我剛在改製中被改下來了,你能幫我跟他說個情嗎?”她說︰“算了,不想再聯絡他。抱歉。”
  平說︰“他見到我的時候脫口喊的是你的名字,他一直沒忘記你。”她說︰“那又怎樣?”平說︰“我需要這份工作,現下我沒有編製了,只是他一句話的事兒,只有你能幫上我的忙。”
  最後她也沒答應平,就在平找她的當天,他打電話給她,她選擇接聽他的電話,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了平,因為她知道平的老公生病了,平的家裡需要平的收入。
  他的聲音有些顫抖︰“你還好嗎?”聽到這闊別五年的聲音,她的鼻子酸了,眼淚大顆大顆地砸在手機上,她回答他說︰“好,你呢?”他說︰“這些年,我才知道我一直深愛著你。上次電話裡那樣說,因為我老婆在旁邊,我不得不那樣說……”
  她打斷了他的話說︰“平說你們單位沒有她的編製,你給她想辦法安排一下吧。”他遲疑了幾秒說︰“既然你開口,我照辦就是了。”第二天,平再次打電話給她,興高彩烈地說︰“我就說只有你的話最管用,今天我的編製就有了。
  他還是忘不了你的,其實這個編製他是違規操作,我們是按照年齡下的,我到年齡了,你一句話我又回去了……”平還在滔滔不絕地興奮講述。她,在電話的那邊,淡淡地笑了,一臉的滄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吳帥飛 的頭像
吳帥飛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