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丈夫突然問我︰“都說女人三十如野狼、四十如虎,你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我“啐”他後自我表揚說︰“我才不學壞呢﹗”
  夜深人靜時,我仔細檢討走過的路,突然發現︰丈夫一直單槍匹馬地主持著我們的愛情與婚姻。你看,是他第一次“偷襲”吻我,是他跪下一條腿求婚,是他啟動性愛“前戲”,是他一次又一次地問我︰“快樂嗎?舒服嗎?”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主動、他擺平、他行動。尤其在性愛方面,我總是沈默如羔羊,等待享受他賦予的柔情蜜意或者激情征服……難道是我太“良家婦女”了,他反而失去了戰鬥性?
  我決定改變自己。
  如果說戀愛是一檔談話節目的話,那麼婚姻就是一場技巧大比拼,這技巧可以是廚藝,也可以是性愛。從這個角度出發,我用心琢磨丈夫的身體需求,也反思自己的身體需求。我突然悟到,抱是非常感性、非常美妙的身體語言,於是決定由抱入手。
  每天,我都主動抱丈夫一次。漸漸地,我還總結出一套“抱的體操”︰觸碰丈夫的裸肩;從背後以手腕繞住丈夫的頸部;把丈夫逼到牆邊,把頭埋在他的胸前;兩手環抱丈夫的脖子,兩人腹部緊貼;一只腳踩放在丈夫的腳上,另一只纏在他腰上,雙手把他的頭扳下來相吻;互相腿貼腿,輕搖上身,與丈夫深情對視……接下去該是解放十指了,於是我又學會了捏、抓、擰……後來,我還學會了咬,輕輕的,膚淺的,但很撩人。
  總之,動手動腳足以令人全身發燙,這樣的“熱身運動”不僅驅除了我內心的怯弱、冷感,還喚醒了我的每寸肌膚。好像戀愛時牽手涉過溪流似的,我和丈夫都有點暈乎,陶醉如水中的倒影,虛幻搖晃。我們的愛如魚得水。
  我變“壞”了,丈夫卻越變越好。被開發了的丈夫並不平淡,他的眼睛是千年古泉,他的唇是萬丈深淵……
  在我的日記裡,有過以下一些狂野記錄,願與大家一塊分享︰穿豹紋內衣;講性愛故事,開場白很重要;搶過丈夫的煙,像女特務般吸它幾口;對丈夫眨眼睛;把紅玫瑰換成藍色妖姬;喝紅酒;坐在丈夫的大腿上,把頭放在他的肩脖間;指甲留長,涂綠色指甲油;托著丈夫的下巴,端詳,裝酷;在木地板上完成前戲;披頭散發,留半壁河山;用英語做床上語言;用腳趾按電源開關……
  在婚姻的後半夜,我和丈夫隆重登場。這些婚姻內的遊戲、體操,又何嘗不是愛情的加速器、微波爐?是的,婚姻不僅僅意味著責任、忠誠,它還有另外的一些名字--享受、高潮、狂野、靈肉合一……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