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應該活得是自己並且乾淨

  人的生命裡有一種能量,它使你不安寧。說它是慾望也行,幻想也行,妄想也行,總之它不可能停下來,它需要一個表達形式。這個形式可能是革命,也可能是愛情;可能是搬一塊石頭,也可能是寫一首詩。只要這個形式和生命力裡的這個能量吻合了,就有了一個完美的過程。
  一個徹底誠實的人是從不面對選擇的,那條路永遠會清楚無二地呈現下你面前,這和你的憧憬無關,就像你是一棵蘋果樹,你憧憬結橘子,但是你還是誠實地結出蘋果一樣。
  西方愛情是強烈開放的花朵,東方愛情是兩朵花之間微妙的芳香。
  自由並不是你不知道幹什麼好,也不是你幹什麼都可以不坐牢;自由是你清楚無疑你要幹什麼,不裝蒜,不矯揉造作,無論什麼功利結果,會不會坐牢或者送死,都不在話下了。對於惶惑不知道幹什麼的人來說,自由是不存在的;對於瞻前顧後、患得患失的人來說,自由是不可及的。
  一個人,生活可以變得好,也可以變得壞;可以活得久,也可以活得不久;可以做一個藝術家,也可以鋸木頭,沒有多大區別。但是有一點,就是他不能面目全非,他不能變成一個鬼,他不能說鬼話、說謊言,他不能在醒來的時候看見自己覺得不堪入目。一個人應該活得是自己並且乾淨。
  命運不是風來回吹,命運是大地,走到那裡你都在命中。
  賈寶玉是真性情,魯智深也是真性情;魯智深一句唱詞兒“赤條條來去無牽掛”,賈寶玉眼淚就下來了,頓時就有了感覺。可是你讓賈寶玉掄個棍子去打,那無疑是找死。他們愛好不同,性情很不一樣,但是呢,都是真性情,它就通了。
  從葉到花,或從花到葉,是一個過程,而於生命自身則永遠只在此刻。花和葉都是一種記憶模式。果子同時也是葉子。生命是閃耀的此刻,不是過程,就像芳香不需要道路一樣。
  中國人只創造了兩個理想,一個是山中的桃花源,一個是牆裡的大觀園。我的笑話不過是把大觀園搬到了山裡,忘了林黛玉的藥鋤是葬花用的。
  我到了紐西蘭一個小島上,把身體交給了勞動。四年之後,有一天,我忽然看見黑色的鳥停在月亮裡,樹上的花早就開了,紅花已經落了滿地。這時候我 才感到我從文化中間、文字中間走了出來。萬物清清楚楚地呈現下你的心裡,一陣風吹過,鳥就開始叫了,樹就開始響了。這個時候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只有在你生命美麗的時候,世界才是美麗的。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