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收到發來的黃色短信或打來的色情電話,是應該高興還是有苦說不出呢?重慶晚報随機采訪47位男性,有19位男市民認爲:我被騷擾過。占近4成哪!除了短信、圖片、電話外,對於女性衣着性感、暴露,給他們帶來“視覺騷擾”的問題,男人該如何恰如其分的表達以明其苦這些,恐怕是很多女人想也想不到的男性困境。

  例如在電梯的狹小空間裏,一嬌媚的露背裝長髮女性進來,正好整個背部暴露在她後面個頭稍矮的男士眼前,髮絲還時不時地瘙癢到他的臉,此時男方不曉得該正視還是避開,而陷入兩難,更嚴重的是,盡管他可以悄悄動心,卻必須極力“忍性”,不能讓褲裆“失禮”“起來”。就在“是不是正常的男子漢”之間,他們着實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哪!

  所以前兩年,當婦女機構聲言要把性騷擾納入婦女維權條款裏的時候,我就大聲疾呼别開倒車啦!女領導運用權勢将男部屬約到賓館開會,絕對不是新鮮事;辦公室裏,會講黃段子而且有過之無不及的女同事,常讓男同事手足無措,畢竟表達能力較強,說得繪聲繪影的仍是女性居多;還有,女性從乳溝到臀溝的春光無限,也沒有幾個男人消受得起啊!這種種在一個還要強調“性騷擾”的性别對立環境來說,那真是可以沒完沒了地控訴了!

  尤其是過去一提到女性着裝性感遭緻“性騷擾”的,就會被女性主義者攻讦,指出女性有着裝的自由,應該是男人“非禮勿視”、“發乎情,止乎禮”,這點我同意,不該因爲女人穿着涼快就理遭輕薄。

  但我們是否也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女人動辄認定被性騷擾以懲男人,未免矯枉過正了,使得男人越來越不知道如何謹守界限,何況今天越雷池的主動女性,只增不減哪!然而,男人一旦遭騷擾時的難言之苦,卻又遠遠超過女性,也投訴無門呀!所以我們是否還繼續在被騷擾與否的微妙界限中大做文章嗎?據此觀之,往下要如何滔滔地大談兩性和諧呢?

  毫無疑問地,我們實在迫切需要身體美學教育、兩性關系教育、性文化心理教育等等,堂而皇之的在學校、在社會、在媒體裏鋪陳開來。人際關系無非男女,我們若無法善處兩性關系,意味着男人女人的平均素質提升不上來,才會人人缺乏欣賞黃段子情趣和身體自主展現的能力,以至於驚慌失措,非得把它變成論罪内容,可笑不?我覺得“可憐”還多些呢!

  最後仍舊要提如果整個社會學習機制阙如,人人只有自助、自救,更多地在好書、好電影交流中,學會宏觀生活情趣,品味人際間友善的幽默,孕育出強大的内在力量,識得自信自在三昧,這是何等人品、素質啊!就不會老神經質地認爲别人不懷好意,或者猥瑣地想占人便宜,也很可能自此“性騷擾”三個字,從我們的人際矛盾中消失,只剩下有憑有據的“性侵害”再來研究、治罪也不遲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吳帥飛 的頭像
吳帥飛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