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急亂投醫 我用一夜情療傷

  一個月前,我和幾個女性好友一起在咖啡廳聊天,聊着聊着,我發現她們不是結了婚,就是有男友。而我呢,沒有婚姻,沒有男朋友,連個追求者都沒有。一個人在武漢飄着。孤獨感就是那一刹那産生的。半年前,我還期待着三十歲以前當幸福的新娘,可一切都變了,沒有婚姻,到現在連自尊都沒有了。

  四年前,我認識了周小兵,怎麽說呢,他是一個沉默的男孩子。我們很多朋友在一起聊天,他坐在角落裏基本沒說話。但不知道爲什麽,那麽多人我偏偏記住了他。那以後和周小兵那幫朋友見面變得頻繁。他還是那樣,話不多,偶爾問我幾個問題。慢慢地,我發現每次出來幾乎都是周小兵買單。有一次他又要買單,我覺得挺不好意思的,就說我來買單。大夥一聽我這話都笑起來,而周小兵的臉一下就紅了。這讓我有點莫名其妙。

  後來我一位女朋友說:李桦,你神經真是大條,周小兵在追你,我們是陪他壯膽的,當然他買單。我承認我是一個大大咧咧的女孩,可他這種追求也太隐諱了吧。

  當再次和周小兵玩的時候,我忍不住說,你怎麽不單獨請我。他說,我怕你拒絕,而且我話不多怕冷場。我問他爲什麽喜歡我,他說覺得我是一個有活力的女孩子。我說:下次我們單獨出去吧。我相信性格互補這個說法,我活潑愛玩話多,所以對沉默腼腆的周小兵挺有好感的。

  就這樣我成了周小兵的女朋友,不久後我租的房子到期,周小兵提出要我住他那裏,可以省房租。我想了想就答應了。可我們沒有像想象的那樣同居,兩間房我們一人一間,每間房都是單人床。我就算再大方,這種問題也不好問出口,所以我們的同居更像合租。

  不介意男友身體不好

  我和周小兵的生活很甜蜜,他是個典型的“悶騷”,喜歡在家搞浪漫的燭光晚餐,也喜歡給我買禮物給我驚喜。有時很晚了,我們還一起跑到東湖邊吹風、看星星。

  就這樣過了半年,我和好朋友談起我們的生活,好朋友說,桦桦,你不覺得你們這樣有問題?一個男人喜歡你,怎麽能忍着不碰你。我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分析後得到的結論是:第一,周小兵很腼腆,怕被我拒絕;第二,他很尊重我。可這兩個結論,輕易地被好友推翻了。

  在好友的慫恿和獻計下,我用紅酒和性感的睡衣迷倒了周小兵……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我望着他笑,說他的床太小了。可他突然就冷着臉不理我,弄得我很傷心。我們就陷入了奇怪的冷戰,一周過後,我受不了,收拾了東西準備搬去朋友家住。看到我的箱子,周小兵哭了,說你現在走也好,免得以後恨我。我說:你做什麽讓我恨你了,你不想負責我不會勉強你的。但我只想知道原因。就在我快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周小兵終於開口了,他吞吞吐吐地說:桦桦,我身體不是很好,我怕,你嫌棄我,怕不能給你幸福。我愣了一下,才明白他說的是什麽,一下子臉就通紅。女人和男人怎麽一樣呢?女人更看重愛情,這個傻子,我走過去輕輕抱住他,過了很久,他才回抱住我。就這樣,我們繼續維持原來同居的格局,不過周小兵還是把他的單人床換成了大床,我偶爾去他的房間。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沒有什麽不好。

  2006年,我父母催我結婚,可周小兵卻不同意,他說他剛開公司,事業還不穩定。我覺得他這話有道理,所以回家說服了父母。就這樣到了2008年過年前,我告訴周小兵,再不結婚,我過年都不敢回家了。他想了想說,等房子降價買房後就結婚。

  他的背叛讓我惡心

  大年初五,我就從家裏趕回武漢想給周小兵一個驚喜,可他不在家,打他的電話居然是不在服務區。於是我只好給他發了個短信。到第二天早上十點,他才給我回信,說他臨時要出差兩天,初八才能回。我覺得奇怪,大過年的,人家也沒有上班,他出什麽差?就在這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百無聊,收到一個朋友發的短信:我看到你老公在酒吧玩,身邊還坐着一個時髦女郎。這是朋友跟我開玩笑,這是我第一個反應。可很快朋友就給我回信:不是開玩笑,你過來看,我們幾個都看見了。

  反正沒事就去看看吧,和朋友一起玩玩也不錯。於是我打車趕到了酒吧,擠到朋友身邊,他們看到我一臉嚴肅,順着他們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周小兵,和他旁邊坐的豔女。朋友要過去爲我出氣,我攔着了他們,說我想再看看。過了十分鍾,周小兵就摟着那女孩買單。我跟着他們出去,打了輛出租跟着。他們居然去的是賓館。我站在他們房間的門口,不知道該怎麽辦。沖進去給他一個耳光,可打他之後呢?我站在走廊發呆,樓層服務員看到我,問我有什麽事情。我說:沒事,我找人,然後我按了門鈴。是周小兵來開的門,他看到我一愣,我說:我回家等你。

  我到家沒有五分鍾,周小兵也到了。我說,你有什麽話跟我說,家花不如野花香?他說:對不起,桦桦,你原諒我一次。四年來那麽深的感情,我也很想努力去原諒他,可我做不到,我覺得他讓我惡心,連面對他,我都做不到。

  我們分手了,就是從那時開始我迷上了抽煙。

  醒來不知怎麽面對他

  離開周小兵後我一直在療傷,直到一個月前和朋友聊天,發現自己都快三十歲了還是孤身一人,那種心灰意冷的感覺就更明顯。和朋友聊完天分開後回到空蕩蕩的房間,我翻看手機電話簿,想找個人聊天,就這麽翻到了宋毅的名字。在2007年底的時候他追求過我,但那時我和周小兵的愛情很甜蜜,所以自然沒有給他任何機會。他是有風度的男人,我拒絕他後,我們還有正常的來往,他是我很欣賞的男人。

  人在脆弱的時候,做事是不經過大腦的,我給宋毅打了電話,約他出來喝酒。第二天下班後我們去了酒吧。我說心情不好只想找個人陪,他說他能理解。那天我們話說得不多,就是喝酒。到十二點多我看他喝多了,就提出要回家,他走路都搖搖晃晃了但還說要送我。我不想讓他知道我住哪兒,再三拒絕他。他根本不聽,直接拉開車門坐了進來。在出租車上他很難受,半路就下來吐。吐完後他說,李桦,你就忍心把我一個人丢下?再次上車他就完全迷糊了,我根本不知道他住哪裏,於是只好送他去了賓館。

  攙扶着宋毅進了賓館,進了房間他還死拉着我不放,兩人就一起跌到了床上。那天我也喝多了,就這麽迷迷糊糊和他發生了關系。醒來後我不知道怎麽面對他,於是趁着他還睡着跑出了賓館。

  我在等待一個宣判

  我想,宋毅會發給短信或者打電話來解釋一下,可等了一天都沒有他的電話,我有點急了。我是想和他天長地久,但似乎走錯了程序,有了一個錯誤的開始。我很害怕,未必他只想和我有一夜的情緣?難道我又當了傻子?他以前追過我,哪知道他現在怎麽想呢?他會不會認爲我是随便的女孩子?

  這種事我覺得丢臉,又不能找朋友商量,只能一個人胡思亂想。失眠了一整晚,我給宋毅發了短信約他見面談談。他回信:臨時出差,等我回來。原來周小兵就拿出差騙我,所以聽到這兩個字我就過敏,有很不好的預感。

  到周末宋毅約我出來,他不怎麽說話,我怕他一開口就說對不起。於是我鼓起勇氣說:那一夜我們都喝多了,不要放在心上。他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我,然後說:那你是什麽意思?對我完全沒有感情?我說:如果可以,我想和你天長地久。他還是說了我最不想聽到的話,對不起。他說被我拒絕後,他接受家裏安排的相親,認識了一個女孩,兩個人戀愛也有小半年了。他說他很彷徨,從情感上,他喜歡的是我;可從道義上,他覺得不能抛棄現在的女朋友。希望我能再給他一段時間好好考慮。

  是呀,半年時間,什麽都變了,是我做錯了,給他制造了麻煩,也許還會給另外一個女孩子困擾。我很想大度地對宋毅說:我退出。可我真的很想結婚,所以我只能卑鄙一下,給我自己一個機會,給他考慮的時間。一個月過去了,我沒有再主動跟他聯系,他偶爾給我發個短信,我在等待一個宣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吳帥飛 的頭像
吳帥飛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