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似乎在很早之前的某個時間裡,“時光”兩個字變成了心裡最柔軟和敏感的字眼。我坐在老舊的列車裡,一直向著前方某個未知的地點前行,路過我的22歲、23歲、24歲、25歲……

  這些數字猶如表盤上平淡無奇的刻度,不覺間與我擦身而過,我似乎一直都很忙,忙得忘了在疲憊的時候停下來駐足回望。雖然我從不曾刻意留下什麼,但時光一路疾馳時留下的痕跡,總能在毫無知覺的日子裡被銘記於心。

  2.》>

  你開始習慣了每次生日時的寂寥與無奈,開始習慣了朋友們漸漸少去的問候。
  你開始一個人行走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裡,無論遇到什麼事情總喜歡面帶微笑,雖然你並不開心。
  你開始把心裡話講給自己聽,因為你知道你身邊的人都不值得信任,而值得你信任的人都不在身邊。
  你開始變得沈默,坐在窗前望著天邊漸漸微弱下去的光,你腦子裡一片空白,連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開始學著堅強,高燒的時候自己撐傘頂著大雨出去買藥,因為你知道別人只是萍水相逢,並不是患難之交。
  你開始變得極端,安靜的時候彷彿把自己融進了空氣,而瘋狂的時候將自己徹底釋放,直至體力透支。
  你開始懂了一些事情,明白了在很久之前沒有明白的事情,看清了在很久之前沒辦法看清的人。
  你開始變得穩重,在經歷了一些事情後,你終於知道孤注一擲所要付出的代價,雖然你很懷念那些毫無顧慮的輕狂。
  你開始變得隱忍,無論計畫和變化產生了多大衝突,你都學著接受並且遵從,即使你的夢想與你漸行漸遠。
  終於你習慣了你所能接觸到的所有事物,你習慣了隨時切換手中的面具,將自己偽裝得不動聲色。

  3.》>

  我發現自己竟然在生活毫無徵兆的時間裡漸漸蛻變成了另外一個自己,我變得慵懶,習慣在週末的時候把自己塞到床上,什麼都不聽什麼都不想,任由時間在耳邊漸漸流淌。我突然想起自己在童年時那個大大的夢想,它就像是一個五彩繽紛的氣泡,當飛鳥拍打著翅膀劃空而過的時候,天上只留下了一些稍縱即逝的碎片。我相信是這些冗長的時光,將我的夢想緩緩拖遠,直至消失不見。

  自我離開後至今為止,我一直都無比懷念那個裝著我最初時光的小城,這是我第一次見証了一個地方由璀璨喧囂變得沒落頹敗。十幾年後,當我站在這片土地上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的心在微微地顫抖,我不相信這個城市會在短短的十幾年間就被時光埋葬的荒無人煙。我終於越走越遠,漸漸的不再和這個城市有任何交集。可是我總是覺得,這裡埋葬了另一個自己,他天真無邪,單純美好,不高的個子,瘦弱的身體,澄澈的眼神,稚嫩的肩膀,他在沙塵飛揚的操場上一直向前倔強地奔跑,直到消失在視線盡頭,隨著彌漫著的塵埃,一直淪陷在時光深處。我堅信他是存在的,而且一直都在。只是我無從尋找。

  4.》>

  最近又翻出了很多老歌放在手機裡,然後在每天臨睡前反反覆覆地聽。我總是喜歡這樣把聽夠的老歌刪掉,然後又在懷念的時候把它們撿起。我知道自己是個矛盾的人,更是個懷舊的人。其實很多歌並不僅僅只是一首曲子而已,它們甚至已經昇華為在時光中某些特殊的記號。當我聽到這首歌時,我就能想起來我國小五年級時的暑假,當我聽到這首歌時,我就能想起中考那年的夏天,當我聽到這首歌時,我就能想起高中時每天下了晚自習後夜色裡匆忙的腳步,當我聽到這首歌時,我就能想起那些散落後就再也不能重逢的人們。

  你有沒有這樣的經歷?當你無意間聽到一首歌,就會牽動你的記憶,然後是一個人,一件事,甚至是一段有始無終的感情。我們大了,都笑著說當初還小,然後電話那邊是和夜色一般長久長久的沈默。其實我們都知道,年幼無知只不過是為了掩飾自己膽小的幌子而已,你多希望如果可以,你就找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接著義無反顧地堅持。至少你不希望用任何牽強的理由填補心中深深的遺憾。

  你曾經那麼愛她。
  你曾經能在人頭攢動的操場上一眼就認出她。
  你曾經在上課的時候出神想她會不會遲到了。
  你曾經站在窗前看著她夕陽下漸漸遠去的背影。
  你曾經與她在走廊相遇卻連抬頭的勇氣都沒有。
  你曾經偷偷地看她卻被她準確抓到然後心裡怦怦直跳。
  你曾經為她寫了好長的詩最終卻沒有勇氣為她大聲朗讀。
  你曾經練了好久她喜歡的歌最後也沒有機會為她放聲歌唱。
  你曾經拿她的成績和自己對比然後想如果你們能去同一所大學該多好。
  你曾經因為畢業了再也不能見到她然後一個人回到學校難過了很久很久。
  你曾經喝得酩酊大醉對著遠處聲嘶力竭地喊著她的名字卻久久沒有回應。
  你曾經在一個多麼錯誤的時間愛上了一個多麼正確的人。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愛著的人啊,到底我該如何表達,她會接受我嗎……”
  這是一個特殊的符號,它在每個人的生命裡都熠熠生輝,當所有玄而又玄的謎題變得簡單明了,當所有的答案水落石出,理所當然,當那些刻骨銘心的痕跡隨著時光一同遠去,或許一切就真的風輕雲淡了。

  他和誰結了婚?
  她和誰牽了手?

  5.》>

  一直都有一個單獨旅行的念頭,不要相機,不要行李,只要一個隨身的背包就好。這個想法隨著時光的流逝變得愈發強烈。我相信這是被生活一直壓抑在骨子裡的最真實的慾望,我知道自己只是在等,等這個慾望破繭而出然後轟轟烈烈爆發的時候,說走就走。
  我相信所有喜歡獨自旅行的人都是沈默堅強的人,他丟棄了他擁有的,然後踏上一段未知的旅途,一個人面對一個世界。
  有這樣一段話︰旅行的意義不在於吃喝玩樂,而在於去另一個地方,看看別人如何生活。
  當初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突然動了一下,它就好像是一隻拉開窗幕的手,推開窗子,就看見了森林和陽光。

  我很想有一次毫無顧忌徹徹底底的流浪,我很希望自己能夠在時光鋪成的曲曲折折的道路上留下屬於自己倔強的腳印,然後來到一個邊遠靜謐的城市,只要睜開眼,就能看見天空和大海。我希望在海邊有一座不大的城堡,那上面樹滿了所有我心愛的旗幟,它們在凜冽的海風裡烈烈飛揚,我穿著甲冑站在城堡的上方,穿過時光裡的每一次潮起和潮落,直到有一個穿著一身白色長裙的長髮姑娘從海邊款款而來。
  我會銘記她仰望城堡時的發尖和裙角,甚至是每次一路過環形階梯時優雅的身形與棱角。

  6.》>

  時光像是一陣無比冷冽的風,將你們從我身邊帶走,我一個人經歷了此前從未想到過的未來,縱然時過境遷,但我依然安好。我懷念與我一同散落風於中的你們,還有與你們一同散落於風中的青春。
  那個陽光肆虐樹影婆娑的夏天。
  那個奮筆疾書背水一戰的夏天。
  那個肩並肩留下最真笑容的夏天。
  那個手牽手許下最美諾言的夏天。
  那個最後一次拼命笑著奔跑的夏天。
  那個用汗水和可樂盡情揮灑的夏天。
  那個用畢業照堆積起來的夏天。
  那個用豪言壯語來掩飾分別落寞的夏天。

  我彷彿透過遙遠的時光看到了那些已經成型定格的往事,他們就像是一張張色彩陳舊的底片,從我眼前緩緩劃過。我看到了陽光下單薄的身影;我看到了夜色裡依然通明的大樓;我看到了那些映在窗子上如水般淡薄的倒影;我看到了被夏風拂過的青草;我看到了沉寂夜色中莊嚴肅穆的高碩植物;我看到了那個林蔭下在風中如花般靜靜佇立的姑娘。

  那些我們一起並肩走過的年華,就像是一首味道甘醇的經典老歌,雖然我們漸行漸遠,但依然會在某些悠然的時光中反覆吟唱或者聆聽。那是一些彌足珍貴的寶藏,只是被我們鎖在了一個有著特殊密碼的箱子裡,然後沈入大海。那是除了我們之外不會再有人問津的密藏,我們隔著時光反反覆覆來來回回地穿梭,就連星光都為我們燦爛。那個夏天,是我心中的一個密碼。那些散落在風中的密碼。

  7.》>

  最讓人恐懼的,莫過於記憶裡有大片的空白。

  我從一個叫別人叔叔的年紀悄悄成長到一個被別人叫叔叔的年紀。時光如此晃然,我突然覺得自己似乎丟掉了身上的所有棱角,我發瘋一樣尋找所有可以證明我成長的痕跡,但卻只找到了幾張老舊的畢業照片。我很後悔自己沒有多留下什麼,哪怕是幾張有著奇形怪狀笑容的照片,至少可以證明,我曾在某個地方存在過,哪怕只是一瞬間。

  似乎一切都是注定的,有些東西接踵離開,有些東西不期而至。這個世界有著和藤蔓植物一樣難以計數錯綜複雜的脈絡,我們只是在這些脈絡上被迫著行走,然後恰巧遇到了一些人,並肩同行過一段路程,最後在某幾條脈絡的交點分道揚鑣。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條自認為正確的路,它可能是從某條街跨到另一條街,也可能是從某個城市遷徙到另一個城市。但不會有人能夠由始至終地陪你走下去,因為根本就沒有能夠重覆的脈絡。

  所謂的朋友,不過是熟識的路人而已。日日夜夜,黑黑白白,時光毫無徵兆地離我們遠去,很多現在被我們懷念的東西在當初都被我們匆匆地遺落,然後塵埃一點一點一層一層地將它們覆蓋。我們都應該學會祭奠,祭奠所有被時光打磨的面目全非的痕跡,祭奠所有被時光埋葬的不露痕跡的風景,祭奠所有值得我們駐足回望的人和事。

  8.》>

  這是一場恢宏浩大的葬禮。

  關於時光。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