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風是緊隨燕子回來的,樑上的呢喃還沒落下,窗前新柳已吐出嫩芽,春陽盪著軟枝,小燕兒,輕輕一躍,就跳進了老舊的窗欞,按捺著歡快,悄悄丈量春天的長度,緊接著,院裡的梨花開了,桃花開了,玉蘭花也開了,人們的笑臉也展開了,簷上春陽微醺,簷下繁花滿枝

你來,如果我在,我便對著簷上春陽簷下繁花吟誦一首詩,如果你來訪我,我不在,請和我門外的花坐一會兒,它們很溫暖,我注視它們很多很多日子了,它們開得不茂盛,但是很可愛,你想起來什麼說什麼,沒有話說時,儘管的欣賞它們。

那些花兒,會在你的吟誦里,從暮春一直開到初夏,直到陽光更暖,直到新葉更綠,直到簷上紅翠相偎,世界開始熱鬧起來,簷下光影綽綽,卻因了花木繁蔭愈發深靜,日月疊加,時間幽深的可以回溯,簷下的歡笑,舊的電風扇吹出涼風,老祖母的絮絮叨叨,恍惚如兒時,那些深藏的記憶,是屋簷閃爍的勳章。

金風玉露一相逢,秋天就成了一個飽滿的季節,簷上的花,在金黃的時光里,結成簷下的果,至此,日子開始盈實,雨水也連綿,不眠之夜,索性披衣坐起,聽一夜秋雨點點滴滴到天明,把巧妙隱藏的心事,篆一團香,把塵封記憶的舊事,沏幾杯茶,共話巴山夜雨時。

簷上的白雪,簷下的冰筍,連同遼闊的莽原,白色的山,結冰的河,構建了北方最常見的冬天,窗扇裡的冰,窗扇外的梅花,不知哪一個更吐幽香,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它們一起為冬天增了一抹溫暖,那白雪覆蓋的簷下,還有母親廚房裡蒸騰的熱氣,還有父親胸腔里飄出的煙味,還有四季不變的家的溫暖,簷上的屋脊,還有寒風呼嘯裡嘰嘰喳喳的麻雀,它們在屋脊下的瓦縫裡,安放漂泊的一生,銜草築巢,產卵育雛,在整個漫長的冬日黃,跳舞、唱歌、飛翔、祈禱。

久居城市,昔日的屋簷,被四四方方的水泥鋼筋取代,那冰冷的灰色切斷了屋簷,切斷了生活與詩意的紐帶,僅剩的一些也日漸消逝,少了屋簷的城市,少了人與人之間的溫情,少了屋簷的日子,也少了許多生活的空間與情懷,那記憶中的屋簷一磚一瓦,一石一木,目送了無數離人遠去的背影,只留下遊子們無盡的鄉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吳帥飛 的頭像
吳帥飛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