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人說,眼睛能看到的地方,叫視力;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叫眼光。而我們的眼睛,卻看不到自己近在眼前的睫毛。所以,看到自己睫毛的,不是視力,而是眼光。因此,一個有眼光的人,不僅能看到未來,而且也能覺察眼前。

  鄰居有多遠?它的距離僅是薄薄的一堵牆。但如果方向反了,便要繞上地球一周才能抵達。所以,最近的地方往往最遠,最遠的地方往往最近。心靈的空間也是如此,我們有時因一時迷失,把情感中最近的鄰居,放在最遙遠的地方。

  具有彈性,是橡皮筋的價值所在。然而,如果橡皮筋依仗其彈性,一直繃緊自己,得不到暫時的休整和放鬆,生命就會失去其彈性,失去其價值,走向其反面。人生也是如此,成功離不開努力和勤奮,但如果一直用努力和勤奮來“繃緊”自己,而不願作暫時的休整和放鬆,人生也會走向其反面,而最終與成功背道而馳。

  在探險過程中,哪種情況下最容易迷路呢?一位探險家告誡,人在迷路的時候,往往不是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而是面對眾多的路,卻不知如何做出正確的選擇而迷路的。同樣,人生的迷失,也往往不是在窮困和物質貧乏的情況下,而更多的是面對富有和眾多的誘惑,卻不知如何保持清醒的理智而迷失的。

  零度,是水與冰的臨界點。零度,可以結成冰,也可以化成水,它可以是冰的起點、水的終點,也可以是冰的終點、水的起點。人世間的悲喜、成敗和得失,就如零度的水與零度的冰,喜極了、成極了、得極了,這“極”就會成為悲喜、成敗和得失的臨界點,讓喜生悲,讓成轉敗,讓得為失。反之,亦然。

  所以,當你喜極了、成極了、得極了,千萬別忘乎所以;同樣,當你悲極了、敗極了、失極了,也千萬別放棄絕望。因為冰是水的終結,水是冰的開端。

  同一手牌,讓不同的人打,會打出不同的水準,打出不同的結局。一個人赤裸裸地來到這個世界,並沒有多大差別,幾乎是上帝發的“同一手牌”,有的人用這手牌成就了人生一番壯麗的事業,而有的人卻蹉跎歲月、一事無成,更有的人沉淪墮落,走上了一條不歸路。人生的命運如何,起決定作用的,不在上帝如何發牌,而在你如何用好上帝發的牌。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