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很在意別人看法的那種人。上大學的時候,有一次和一個朋友到江邊的公園玩,因為事先看過天氣預報,知道會下雨,所以都帶了傘。下午快四點的時候,我們路過一條都是小攤販的街,然後突然下起雨來,買賣的人群趕緊以最快的速度散開,我和朋友也很快躲到了路邊的屋檐底下,然後我注意到在馬路中間有一個沒有腿的乞丐,正在努力的用手支撐著走路,向對面的屋檐下走去。

  雨順著他破爛的衣服流下來,他的頭髮濕透了,他低下頭,努力讓自己少淋濕一些,然後用力的擺動雙手。我當時第一回應就是打開傘,可是當等到我想衝出去的時候,我發現兩邊屋檐下的人沒有動靜,他們平靜的看著他在雨中滑動,於是我猶豫了,他們沒有看見嗎?我詢問我的同學,想從他那裡得到一絲行善的鼓勵,要不要過去給他打一下傘?我小心翼翼的問他。不用了吧,大家都沒有人去,他一會就到了吧。然後我又退回屋檐下,收了傘,默默的低下了頭。

  我沒有去看他,他的確不久就到了屋檐下,雨也很快停了。只是那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時候,我總是睡不著,一閉眼,我的腦海裡就浮現出他在雨中低著頭,努力用手支撐走路的樣子。那場雨卻在我心裡下了很久。我用了很長的時間去反省,為什麼我不去給他打傘,我明明有這個想法的,為什麼我不去做?

  因為大家都不去,因為我怕別人覺得我裝,因為我害怕做出跟大家不一樣的舉動,因為我在意別人的看法,因為我不夠想去做,因為因為……我想了很多,內心自責了很久,然後我告訴自己,以後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違背內心的心意。

  很小的時候,我的媽媽帶我去逛街,然後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乞丐的存在,媽媽給了我一些錢,讓我跑過去給乞丐,並告訴我要蹲下去給,我躲在她身後,有些害怕不好意思,但還是小心翼翼向前,蹲下身體把錢放入了他的小茶缸裡,他抬起頭很開心的說謝謝,我連忙轉身跑開,記得那天陽光特別燦爛,我覺得特別開心。

  長大後,在冰城上學,下雪天的時候依然會有老人跪在地上磕頭乞討,剛開始的時候,我每次見到都會給他們,只是後來當我發現一條街上有三四個時,我猶豫了,需要幫助的人很多,我永遠則幫不完。都是騙人的,他們賺的可多了,我聽說有的乞丐下班都開車回去,賣紅薯的大媽跟我說。

  我拎著紅薯默默的走開,不去理會他們,沒帶手套,手冷的有些疼,當我快走到校門的時候,我突然在想,就算是騙人的,大冬天跪在地上也不容易呀,他們應該也很冷吧,跪在地上,雪還這麼大,我提著紅薯向寢室走去,每走一步就覺得自己在一點點背離真實的自我,然後我突然發瘋的跑回去,可惜那天雪太大,街上已經沒了人。

  我失魂落魄的回去,把紅薯放桌上,突然莫名其妙的覺得難過。行善本來是一件很隨性快樂的事,什麼時候我開始變的如此沉重。人一旦陷入某種情緒和困境時,就會產生努力想改變的念頭,可是一旦脫離卻又很快忘掉,我不可以這樣了。我不能再違背自己的心意而活。它想做什麼,我就會去做。依然每次見到乞丐都會給錢,有時候會給著吃的,買的水果糖果。他們會有些驚訝,然後馬上開心的說謝謝。

  會起很早,等待撿垃圾的奶奶,定期把不要的衣服送給她,有時是一些生活用品,有一次路過垃圾堆,她叫住我,然後神祕兮兮的從身後拿出一個小東西,是一個做工粗糙的小玩偶,給你買的,她像個小孩般開心的說。下雨天會送沒帶傘的人一段路,有的人會警惕地拒絕,也有的人在驚訝後欣然同意,一路相談甚歡,認識一些不錯的朋友。

  會在火車上把座位讓給買不到票的領著孩子的婦女,自己站了一晚上,等到下火車時她熱情的幫我拎行李,給我留了電話,給我介紹好玩的地方。會買掉還剩一兩斤水果的人的東西,讓他早點回家陪孩子,漸漸卻熟絡起來,每次回家路過,都會聊幾句,知道你喜歡吃桃子,今天進了一些特別好,賣的可快了,但我給你留了些。

  會在看到沒錢吃飯,和老闆討價被奚落的打工叔叔後,點菜給他,然後假裝有急事剛點了吃不了,拜托他一下,是他感激的目光,他應該有個可愛的孩子吧,希望他的孩子知道他的爸爸為了他多努力。

  有一次多收了朋友的紅包,把錢寄給了一個留守兒童寄過錢,不久他寫了明信片給我,稚嫩官腔的話,朋友看了說,他們都不是自願寫的,老師讓寫的,我笑笑,然後收起來,意外的是不久後,我接到了他的電話。用不標準的國語,像大聲朗誦般說到,謝謝你姐姐,我跑了很遠才給你打的電話,是老師幫我問的,我和爺爺都很感謝你,等過年我們想送你一些玉米。

  我在電話這一頭嗚咽的說不出話。人為什麼要善良?我也不清楚,也許想活的開心自由一些吧。這個世界有很多壞人,也有很多好人,付出善意,也接受別人的善意。當我在意他人眼光,空有同情卻無作為的時候,我的內心是愧疚的,是覺得在背叛真實的自我的。而當將這一切想法和善意化為行動時,那種輕鬆感和滿足感不是別的事能代替的。

  想到就去做吧,不僅是行善還有夢想。但行好事,勿問前程。有人說,賣紅薯的大媽也很可憐,你怎麼能把錢給乞丐,你想過大媽的感受嗎?其實我那天是想把紅薯給他,並不是錢,因為想力所能及的幫他一些吧,我原來也看過一篇文章,大概內容是,不給乞丐錢,是為了不讓那些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人,喪失努力奮鬥的希望。不要讓他們覺得我自己那麼努力,乞丐什麼也不做,活的和我差不多。

  在這裡我無意想討論給不給乞丐錢,乞丐到底應不應該同情的問題。我只是覺得如果你認為這件事情是對的,那麼就去做吧,我也試過從他們身邊走開,但是之後我的心裡總會覺得不舒服,所以我不想那樣。而且紅薯大媽也很好,有一次下午,她和乞丐在屋檐下,是個斷了腿的小乞丐,我從超市買了東西也在那裡避雨,然後我看到她把一個紅薯剝開給了那個小孩。

  孩子冷不冷,你家那裡的?小乞丐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吃。那時候我覺得善良是天生的,它跟你讀過多少書,受過多少教育並沒有關係,它不是別人製定的道德約束,是內心自然而然產生的一種對全世界溫柔的心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由別人的孩子想到自己的孩子,別人家的老人想到自己家的。

  大概就是這樣吧,即使什麼也不準,守住自己的底線不去傷害別人,也是以一種善良吧。總之活得問心無愧,開心自在就好。

2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