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茫茫,我知道自己是一滴水珠。

  我曾降臨到這個世界,對一切充滿未知。我看見過傾盆的豪雨,也見到過大海的寬廣,更看到過雪花的美妙。看見過有很多和我一樣的水珠,它們願在那明亮剔透的高腳杯裡,做賞心悅目的液體。也看到過一些和我一樣的水珠,願在路途的盡頭、最接近星星的地方,做晶瑩剔透、與孤獨為伴的堅冰。

  我遇到過的很多水珠告訴我,其實這個世界很大,其實你很渺小。當我脫離了那個我存在很多年、安全又潮濕的地方時,只踏出了一小步,便發現太陽有的時候很毒辣,會燙傷我,有很多很乾癟的東西,會在我不注意的時候一點一點腐蝕我。所以,我盡量讓自己找到適合的路線不至於被太陽燙傷,遠離那些乾癟的東西而不會把我腐蝕。

  我不知道一滴水珠能走多遠,因為從很小的時候我便知道,我們的生命很脆弱,而我們最後的歸宿便是乾涸。我不想只在安逸的地方只看同一個風景,不想呼吸著同樣的空氣,不想待在那個潮濕的角落等待宿命的到來,既然都是同一個歸宿,那我為何不能去看看這個世界?我想參與到暴風雨的團隊裡,可以感受它們從高空墜落,衝向地面的勇氣。我想去大海的團隊裡,可以體驗潮起潮落。

  可是我知道,我最終的目標,就是去那酷熱無比,氣候多變的沙漠。我知道一滴水珠想要去沙漠,不真實的就像猴子撈月。那裡常年烈日炎炎,不等我看到真正的沙漠,我便會提早等來我的宿命。可是,這個世界我可以看那麼多風景,卻獨獨不能做最想要的事情,我找不到理由來說服自己。所以,我踏上征程。

  前行的路上,樹木漸漸稀少,氣候越來越乾燥,可以稍作歇息的地方也越來越少。我堅持走著,當我看見土地表面從濕潤慢慢變得乾裂時,我知道,自己快要成功了。我看到土地表面的越來越嚴重的退化程度,我知道自己已經接近夢想之地了。我走了好久,可是好像並沒有有太多的斬獲。我今天走了好久,不過走的有些慢了,沒有斬獲,我比前一天小了很多。不過,我一定要堅持。不知道走了多遠,我又小了很多,我好懷念那個我離開的地方,可是我不後悔。

  今天醒來是被毒辣的太陽曬醒的,我猛然睜開眼,天哪,我竟然昏過去了﹗我想要爬起來,可竟然動不了。慢慢呼吸,我只知道我不能躺在這裡等待宿命到來。我緩緩移動著,眼前幾乎看不清路途。我不知道有多久有多遠,只是再費力抬起頭時,便發現那一望無際的沙丘。

  我慢慢倒下了,眼前從一瞬間的清晰再到虛無。我知道,我的宿命來了。可我卻毫不畏懼,因為我曾是一滴到過沙漠的水珠。我感到自己慢慢變輕,脫離重力,這就是宿命嗎?我要消失了,消失在沙海之中......

  等我恢復意識,睜開眼時,我看到周遭是和我一樣的水珠,以及萬丈高空。只聽雷聲一響,我便同其他水珠越過雲層、一齊俯衝向地面。現在的我仍然很渺小,可我能路過炎炎的沙漠,在萬丈之上俯衝地面。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