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倆的愛情,差一點點就夭折了。這很大程度上受了她母親不幸婚姻的影響。她母親是個出身卑微的女子,她的父親是富家子弟,但地位的懸殊沒能阻擋愛情的腳步。但結婚後的母親卻受盡公婆的凌辱,父親也在外面養起了小三。母親是在絕望中喝毒藥自殺的,臨終前告戒她,今後找老公一定不要找比自己強的,女人需要愛情更需要尊重。

  大學畢業那年,她的父親因貪污罪被判了刑。她真正成了無父母的孩子。她只得自謀生路,去一家公司應徵。她就是在那家公司遇見他。他是公司的老總,年紀輕輕,但慧眼識珠,不但錄用了她,還讓她擔任一個部門的負責人。她很受他的賞識,不斷地得到提拔。她也對他有一份特殊的親近感,覺得他年紀輕輕就擁有自己的公司的確不簡單,兩個人不由自主地走近了。

  一天她去市場買了個金魚缸送給他,缸裡還有一條魚,游的很暢快。她明白自己已不可救藥地愛上了他。她也明白他對她也動了感情。可到這時候她有一絲慌亂。她想起母親的死亡以及母親死前對她的忠告。他是老闆,她是雇員,地位的懸殊不亞於父母當年,如果他與她產生愛情,無異於踏上父母走過的老路。

  那是一段朦朧,甜蜜又惶惶不安的日子。她渴望他對自己表白愛情又害怕他的表白。在她還沒完全準備好的時候他的表白還是來了。那是一個落日尚未落盡的黃昏,他和她在那個金魚缸前喂金魚,他突然抓住她的手慌亂地說出那三個字。她的心劇烈地跳動起來,那三個字是她的期盼也是她的忐忑。在點頭與搖頭之間,她必須弄清楚他是否像父親那種人。她試探地問他︰"你怎麼看待我,還有你自己?"他看看她又看看金魚缸,說,你和我就像這魚缸裡的水和魚。

  她有一種幸福的暈眩,立即想到"魚水深情"這個詞。但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她進一步問,那麼,誰是魚誰是水?他不假思索,當然我是水妳是魚。她的眉頭輕皺起來,為什麼我是魚?那還用問嘛,當然我是水妳是這水裡游來游去的魚。那一刻她的心沉沉的,是墜落的痛。他是水,她是魚,因為魚兒離不開水,有了水魚兒才能美麗才能生存,他的狂妄,他的自負,比她的父親有過之而無不及。

  第三天,市報上登出一條奇怪的尋人啟示︰一缸水在苦苦尋找一條魚的愛情,我的魚兒你在哪兒?她看了,嗤嗤冷笑,這多像一只籠子在尋找金絲雀啊,可憐的自負的男人﹗她不理睬他,而是在另一個城市的另一家公司謀到了職位。三個月後,在一次商貿會上,她意外地遇到了他

  他拉住她的手,一臉喜悅。她想抽出手來,卻拼了命無法辦到。他問她,你過的好嗎?她笑笑,很矜持︰我這條魚離開了你這缸水仍然很鮮活。他卻大嚷起來,全然罔顧場合和周遭的人群︰你是鮮活的,我卻快要死掉了﹗她語含譏誚︰只聽說魚離開水活不了的,倒沒聽說水離了魚會死掉。

  他雙眼定定地看著他她,說,魚兒離開了一缸水,還可以到大海裡生活,但一缸水離開一條魚,心裡就是空空的。心空了和死掉可有什麼區別?她愣住了,你魚和水的論調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急的軋澀難言︰我本來是一缸死水,是你這條魚的進入,讓我有了活力。魚是活在水心裡的,你,就是在我心裡游來游去的一條魚。你走了,就是將我的心挖走了。你見過沒有魚的魚缸嗎?魚缸的活力是魚給的,而不是水給的。因為魚是水的心臟,是水的靈魂。

  她的眼睛濕潤了,感動如潮,讓她無法自制。她哽咽著說︰是不是陷入愛情的女人都這麼傻?若不是你這缸水尋來,我這條魚恐怕遲早要死去。

多肉植物:石頭玉(生石花)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