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事和朋友中,許多是勸我不嫁的──理由是他有什麼好?除了看上去四肢健全,五官端正,還有什麼別的明顯的優點嗎?工作一般般,沒有房子,沒有存款,沒有車,而且在短期內看不到唾手可得的升值前景,你瘋了嗎?我沒瘋,我只是想嫁人想瘋了。與他的劣勢資源相比,我的那些優勢資源其實並不能算是優勢。我的學歷比他高,碩士研究生畢業,但高學歷對於要找老公的女人來說,算優勢嗎?

  浪漫不屬於我們,我們的結婚喜宴差得我都不願意回顧。住在一間半地下室裡,夏天只要下雨,我們家就頓成澤國。記得有一天,我一覺醒來,發現我所有的書、甚至結婚証全都漂在水面上。我的房子小到只能擺一張大床和一個電腦桌,最小號的那種。我給老公電話,才說一句就哭了。他火速到家,挽起褲腿就鏟水,還對我說︰“你就在床上待著,別沾水了。”有他這一句話,我就不哭了,心裡剎那間變得歡喜起來。

  很快我就走了狗屎運──升職加薪出書賺錢,日子變得輕快起來。我們買了車,在郊區有了房子,我開始喜歡大手大腳地花錢,但他卻不習慣。但是我花的錢是我自己賺的,他能說什麼嗎?不能,既然不能就只好悶在心裡,悶得時間久了,夫妻間的感情就生疏了。人們更加認為他不配我,說我吃虧──我還年輕,而且眼看著就要更名利雙收,我的一本書在暢銷排行榜上待了3個月,而且居然還有男性追求者,哭著喊著要和我交往。他更加沈默,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工作上,那是一份平凡而艱辛的工作,我在電腦上劈裡啪啦打一陣子,賺的錢就趕上他忙幾個星期的了。

  再再然後,忽然所有的人都說我配不上他了──男人是厚積薄發的,他開始走狗屎運,甚至有一天他對我說。他準備去香港,他在他們公司的網站上看到一則招募海外員工的廣告,他比照自己的條件,而且打了電話,說只要他這樣的,報名就能批──在海外工作,一年的錢比國內兩年的還要多。唯一的要求是不能帶家屬,而且一簽最少是5年到8年。中間可以探家。

  我沈默了。然後是我們都忙,他忙他的,我忙我的,忙到有一天我一陣眩暈──我得了一種罕見的危及生命的腫瘤。在我治療期間的一天,他等在擁擠不堪的醫院走廊裡,假裝在看一張報紙,但是我看到他的眼淚早已經把報紙打濕。他有半年的時間沒有工作,我們靠積蓄和出租房屋為生,雙雙住在我母親家。命運彷彿跟我開了一個無比殘酷的玩笑──我剎那間失去一切。沒有男人會愛我這樣的女人,不再年輕,失去健康,喪失工作能力,但是我想活下去,我對他說︰“我想活下去。”他看著我,說︰“你一定要活下去,要活到很老很老,否則你對不起我,對不起我什麼都不做陪著你。”

  以前我以為沒有體面的生活,沒有完美的工作,甚至沒有眾多的愛,我就活不下去。現在我才知道,事情不是這樣的,我可以不買衣服,不化妝,不喝咖啡,但是我要活下去。我就這樣苟延殘喘著。每當他和我一起出現在醫院的走廊,我都能感受到周遭的目光──那目光中除了有對我的憐憫,還有對他的同情,我知道人們認為他娶了我虧大了。

  我問他,是不是覺得自己虧了,是不是想一走了之?他點頭。我大怒,眼睛中淚光點點,我對他說,難道你不娶我娶別的女人,她就一定不生病嗎?就算她不生病,你能保證自己一輩子身體健康不需要別人照顧?生命是需要相互依存的,不能說今天我年輕漂亮,你年少多金,我們在一起就是挺配的,明天我有個天災人禍,或者你有個三長兩短,我們就是誰吃虧了,誰欠了誰。如果是這樣,感情還有什麼價值?人的一生長著呢,起起落落,哪有那麼多便宜的事全讓你趕上?

  他愣住轉而笑了,說︰“我也是這麼想。本來我還以為我多高尚,在你危難之際肯留下來陪你,讓你這麼一說,好像我不這麼做,反倒有些天理難容了。”其實,我知道和我現在相比,他當然更愛我的年輕時代,那個時候我才華橫溢,健康充滿活力。但是,什麼叫愛?如果愛就是截取一個人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光,之後再去尋找新的燦爛,那叫愛嗎?

  現在,我出了院繼續正常的生活。但我常常想,如果沒有這場災難,也許我和他早已勞燕分飛,因為我們已經沒有在一起的理由了──他去香港可以拿到雙倍的薪水,而我也可以像時尚雜誌中的單身貴婦一樣再尋尋覓覓,找一個配得上我身分和收入的男人。但是命運不是這樣安排的,它讓我懂得生活遠不是一場投資遊戲,你甚至永遠無法知道什麼樣的男人是配得上你的,因為你不知道命運對你的安排──它可以瞬間使你失去一切,使你沒有任何談判地位,使你配不上任何人,只要那個人四肢健全五官端正。

  我是直到那一刻,付出沉重的不能再沉重的代價,才知道真愛是不可以算計的。如果一個人愛你,他(她)必須愛你的生命,否則,那不叫愛,那叫“醒時同交歡,醉後各分散”,那種愛,雖然時尚,雖然輕快,但是毫無價值,因為你只要如日中天一帆風順,那種愛就比比皆是俯首可得,就像如果你銀行裡有幾億的現金,全世界所有的珠寶商都會為你提供最優質的服務。但是你千萬不要破產──如果你破產,哪怕是生意上遇到最小的麻煩,你都會看到最職業的拒絕,依然對你微笑,但是絕對不會再給提供任何服務──他最多是對你說︰“我們相信你有一天一定會再成為我們的客戶。”

  愛與生命一樣,需要我們的珍惜和耐心。有的時候,你必須堅持,忍受一些不得不忍受的痛苦,然後你才有可能感受到生命的喜悅和愛的美好,我真的不希望你像我一樣,在付出那麼大那麼多代價以後,才懂得這一點。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