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年輕時,他說不上是壞人,人長得不差,工作也還可以,好抽煙不上癮,好喝酒不貪杯,他們還有了一兒一女。但是,妻子就是看他不順眼。

  天亮,整條街就聽她在潑辣地罵,數落他的不是。那段時間,罵聲比鬧鐘還準,她的罵聲一起,一條街就熱鬧起來。他一句也不反駁,默默地煮菜,默默地帶孩子吃飯上學,她罵得累了,就進屋吃他做的飯,然後上班。中午下班,他忙煮菜,她又忙著數落,數落累了接著吃飯上班。

  兩年後,忽然聽不到她的罵聲,老街有些寂寞。聽老婆婆們說,她要離婚,他不同意,她就跟人私奔了。他默默地帶著孩子,認真地料理著家務,街坊都勸他,這樣的女人,沒啥留戀,離了算了,他不言語,只是笑笑,繼續過他的日子。

  又過兩年,她灰頭土臉地回來。大家都以為他會狠狠地修理她,然後趕出家門。他卻像沒事人似的,給她擺筷子盛飯,彷彿她離去的兩年時間,只是公司加了個班。街上的婆婆們都為他憤憤不平,真是個沒用的人。但自那以後,他們家再也沒有罵聲,日子過得超乎尋常的平靜。

  現在,他們都退休了,常在老街上看到他倆相依相偎地走過,是老街上一道讓人溫暖的風景。

  上次去他家找他女兒,正逢著他們家聚會,滿堂歡笑。仗著一點酒勁,斗膽跟他提起那段過去,問他是怎麼想的。還以為他們會忌諱,誰知他們都淡淡一笑,他說受罪才縱容,不縱容,她怎麼會在碰壁之後,還找著回家的門?她理所當然地說,不折騰那幾年,怎麼知道他其實是最適合我的?

  婚姻中有許多坎,站在恨的角度過,就是萬丈深淵;站在愛的角度過,就可能是九九艷陽天。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