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他的初戀情人。

  他們是在大學裡公認的一對,可是,畢業後兩人還是沒有能夠在一起,因為他們都是獨生子女,必須回到各自父母的身邊,遙遙相隔的兩座城市,生生地斷送了這段銘心刻骨的初戀。

  幾年之後,她結婚了。必灰意冷的他也草草地成了家,妻子是一家紡織廠的女工,兩人缺乏共同的語言,日子過得不鹹不淡。在他的內心深處依然念念不忘那個初戀的情人,他們相互保持著聯繫,雖然再也不曾提及過去那段不了情,但字字句句都透露著對對方的牽掛和依戀。

  終於,有個機會可以去她所在的城市出差了。他也曾想,假如走的時候妻子願意拋下手頭的家務活從窗口探出頭來目送他出行,那麼一定會有所克制。可是沒有,妻子太忙,而且她也沒有目送他出門的習慣。

  他和她終於重逢了。雖然幾年不見,她已經出落成一個美麗的少婦,顯得更成熟、更迷人,但兩人一點也沒有陌生的感覺,心與心依然是那麼地貼近。他們一起走進了一家典雅別致的西餐廳。如同過去的那樣,他們心有靈犀地選擇了一張臨窗的桌子。吃著美味可口的食物,聽著散發著淡淡憂鬱的音樂,他們沈浸在對過去美好的回憶裡。

  美女,紅酒,正是良辰美景時,他開始滔滔不絕地向她訴說他的思念與他的努力,並不時偷偷地看她,他甚至有些齟齬想到了賓館裡那張安靜整潔的床。只見她低頭不語,輕輕撥弄著玻璃杯,發出輕微的叮叮咚咚聲,像是有心事。

  終於,兩個人坐在了一起,而且靠得很近、很近,聞著她頭髮散發的淡淡清香,他有點心旌搖  ,試探著把右手緩緩地放在她的腰上,她沒有拒絕。他閉上眼睛,感覺著自己的心跳,感覺著她溫軟的身體,那美妙的感覺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終於,他鼓起勇氣,緊緊地握住了她的一隻手……她的手雖然很溫暖,但卻很粗糙,上面佈滿了許多繭,已經不複當年的嬌嫩柔弱。那些厚厚的繭,該是為另一個男人辛勤操勞所磨出來的吧﹗她一定為那個男人做了很多很多的家務雜事,一如和自己生活了幾年的妻子。

  從西餐廳裡出來,他的眼睛裡藏著對她濃濃的愛意,輕輕地握住她的手,真誠地說︰“祝福你﹗”,就直接把她送上了回家的的士。他很清楚地知道,他和她終究是今生無緣了,即使再努力掙扎,也不過是在刻意地在彼此傷害。從此以後,初戀情人將更深地埋藏在他的心底,他也不會再到現實中去找她了──既然當初未能搭上幸福的時光快車,今天只能走好自己的路。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