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晚的黃昏裡,一個人靜靜地坐在茶樓一隅等朋友,一邊看窗外的景色,抑或匆忙的行人,就覺得生活很浪漫、很精彩。透過窗戶,可以清晰地看到對面那所華麗的酒吧。也許是天色不算晚,酒吧裡幾乎沒人,門也是敞開的。有這樣一幅畫面吸引了我的眼睛︰一個精緻的女子,手握一只細長的高腳杯,半杯如血的紅酒,在耀眼的燈光下獨飲,她嫵媚妖艷,恍若夜色下的狐精,有種蝕骨的誘惑......

  我的視線一直定格在她的身上,卻忽略了朋友許久不到的時間。手機終於響了,朋友因為有事不能來了,我便悠閒而鎮定的享受起這片刻的寧靜來。其實,還有一種潛意識的目的在裡面,想再看看那個喝著紅酒的女人。當我再次把注意力放到對面的酒吧時,卻發現人影消失,唯留餘香在眼底

  紅酒是酒中的精魂,飄渺於生命的內在,又令心靈交融;她是有生命的,來自於天地恩賜,日月光澤;她幌如披著柔幔的處女,嬌憨清新,濃淡相宜。試想︰戀上紅酒的女人會是怎樣的攝人魂魄?

  總有一種懷舊的情結,喜歡上世紀三四十年代那個旗袍盛行的年代,大上海的百樂門歌舞廳裡面有多少不為人知的故事,紅酒和女子演繹著歷史過渡時期上流社會紙醉金迷的生活,這裡是人間天堂,這裡也是人間地獄。於是,在我的心裡,紅酒和那些不能掌控自己命運的可憐女子又有著千絲萬縷的糾纏。

  讀到文字,我第一個喜歡張愛玲。總會在幻想那個高雅而與世俗背離的女子,會不會在離開胡蘭成後,也在紅酒裡醉生夢死一回?這我便無從得知。

  我知道自己無法喝下紅酒,因為我的心裡有著絲絲縷縷的糾結,那份久遠的淒美一直在心裡作祟。從不飲酒,更不懂得酒。日子在淡水中過去,走過每一天,只要有水有茶,我便開心寧靜。遠離了紅酒,也遠離了淒美而華麗的故事。酒,我從來不曾沾染過一滴,如果說有記憶的話,那麼一定是紅酒的那份美妙。

  當我淺淺的斟一杯紅酒,握起高腳杯,輕搖酒杯,讓香氣釋放出來,放到鼻尖輕嗅,清香濃郁。放到唇邊,啜飲一小口,讓酒在舌尖溶動,感覺到的澀酸味夾雜著絲絲的甜。於是,我醉了,醉在自己營造的氣氛中,久久不願釋懷......

  有一種酒,雖不很甘冽,卻讓人迷醉;有一種女人,妖艷而蝕骨,讓人久久不能釋懷。當這樣的酒遇到了這樣的女子,必然是一種難以言喻的美麗。紅酒女人,該是怎樣的澀酸而又有著一絲甜?走進她們的餘香,我卻不懂她們的心思,只知道她們骨子裡有著淒美的的東西,讓人無法釋懷。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