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冰箱裡常常有很多的冰水,那是我用來冰我的心的……

  又是一個週末,我在這個南方的城市裡已經生活了七個月,漸漸開始失去原有的熱情;為了逃離對你的愛,我來到了這個繁華而陌生的城市。每天把自己埋葬在無數的文案裡,所有的青春,所有女孩子該有的陽光和鮮花,我都捨棄了,只是為了讓自己不再愛你。
  
  常常會在一個企劃完成後,來公司附近的一家酒吧泡著,要上一杯加冰的琴湯尼,然後在午夜十分,回到公寓。我也常常會在七、八 點抱著個文件跑到麥當勞,要上一杯咖啡,一個漢堡,一個蘋果派。我喜歡那裡,僅僅因為那裡有很多的人,溫馨的家庭,戀愛中的情侶。我可以在別人的溫暖中進行我的工作和晚餐。
  
  到南方來的幾個月,我沒有下過廚房,我害怕我會想起他。在公寓裡除了泡麵,咖啡和葡萄酒,就是冰水。我的冰箱裡常常有很多的冰水,那是我用來冰我的心的。我每天睡前必須要喝一杯,可以讓我在夢中不再見到他。
  
  今天又是週末,而且是過節前的週末,公司裡沒什麼事,很早人都走了。我下了班還早就沒有去酒吧,而是走進了附近的一家超市。我喜歡超市的感覺,自由,尤其可以和心愛的人一起逛超市,我覺得那是一種幸福,比逛街要好。以前我常幻想能和他在週末走進超市,然後在我們的小家裡,給他做好多的菜,看他的笑容。就像那首《最浪漫的事》。他那時候會說“我要定你了”。而我只會在那邊笑。可是當一切都是虛無的時候,我才知道有些承諾是永遠不可能的,所以現在的我不相信任何的承諾,不許任何的承諾。
  
  我在超市裡買的仍然是泡麵,咖啡和葡萄酒。泡麵我這次買了一箱,也不管自己怎麼搬回去。咖啡是四大盒,maxwell 的,酒是二大瓶,白葡萄酒,我是個喜歡買雙的人,即使在他離開我之後。也許當時有點渴,就拿了一瓶罐裝的雀巢咖啡。
  
  走出超市,手裡的東西很重,沒走幾步就在一家商場前停下了,坐在櫥窗前。很落寞,有想哭的衝動。想打個電話回家,發現手機沒電了。我就這樣呆呆的坐著。旁邊有人在抽菸,菸蒂已經一地,我轉身朝他看著,這也許是我第一次那麼仔細的而認真的去看一個人。他很瘦,菸霧迷漫了他輪廓分明的臉,他的眼睛很暗淡,但是在裡面有一抹藍色,那是我喜歡那種藍色,憂鬱的藍。他的視線永遠是頂著前方的,好像是在等人,可以從他的那抹藍色中看來,那種等待好像是沒有希望的。
  
  在Tony離開我之後,我還沒有喜歡過誰,也許更準確的說是我沒有注意過身邊的男人。可是今夜我真的有點喜歡這個吸菸的男人。我有點和別的女人不同,我不討厭菸草味,甚至喜歡那種味道。菸味中有種霸道。
  
  那個男人也許發現了有個女孩在看他,他有點不好意思,我這才發現他的可愛一面。我馬上回過頭,拿出那瓶雀巢和一瓶白葡萄酒,對他說,“你喜歡喝哪一瓶?”他開始有些楞住了,但是很快就回應過來了。滅了菸,對我說,“我喜歡咖啡,但是我不喜歡雀巢;我喜歡葡萄酒,但是我不喜歡白葡萄酒。”我笑了笑,把東西塞在他的懷裡,對他說,“你等我會兒。”我跑回剛才的那家超市,買了各個品牌的礦泉水,回到他的身邊。
  
  “你喝什麼”我問他,他有些吃驚地看著我手中十幾瓶的礦泉水。說“你幹嗎?”“我想你會喜歡喝礦泉水的,但是我不知道你喜歡哪一種?所以買下了超市裡全部的品牌”我想當時我一定像個孩子。
  
  他從我手裡拿了一瓶“xx牌礦泉水”的,喝了一口,問我“我的確喜歡喝礦泉水,一般什麼品牌無所謂,你怎麼會感覺這麼準呢?”“因為我喜歡喝礦泉水”我也喝了一口礦泉水,說道。他在那邊笑。我也跟著笑,不知道是為什麼笑,但是那是我來到這個城市後第一次這麼開心的笑。我看著他的眼睛,發現那憂鬱的藍變為了晴天的淡藍。我想那是我的礦泉水沖淡了他的那抹深藍吧,我愛他現在的淡藍。
  
  然後我們喝著礦泉水聊著咖啡,聊著葡萄酒。我覺得我和他聊了好久,好久,很開心。後來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睡著了,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他的懷裡,身上是他藍色的格子外套。他依舊抽著菸。我起來,不好意思的把衣服換給他。他只是淺笑了一下。我問他,“幾點了”“快兩點了,對了,剛才好像你的手機響了,就剛才一會兒的事,你看看吧”我“嗯”了一聲,看了看手機,發現早就沒有電了,想來可能是Tony的留言,我問他借了手機,回了Tony. 在電話的那頭,Tony依舊像個孩子,黑夜下男人總是孩子。他說他和那個女孩子不開心,那個女孩子不是他想像的那樣的。

  他依舊喜歡在他不開心的凌晨給我電話,就像第一次凌晨三點的電話,可是現在我已經不是他的誰了,連朋友也不是。我很平靜的對他說,“也許這個電話我不該回的,我回了只是想說明我已經不恨你了。作為以前的朋友這是最後一次勸你,沒有人是理想中的人物。好了,以後請不要再打給我。再見﹗”然後我掛斷了電話,平靜的換給了那個男人。
  
  我對那個男人說,我們是不是該說再見了,他說我們會再見嗎?然後他摟住了我,寒冷的夜,溫暖的吻。分離是必然。留下了兩瓶礦泉水,一瓶雀巢和一瓶白葡萄酒作為了見証。現在我每天還是會經過那裡,還是時常去那邊的超市買泡麵,咖啡和葡萄酒,只是會多買了一樣物品──礦泉水,而且是各個品牌的一瓶。我不再會在睡前喝冰水。我想我會和他再見的。我愛那抹被水沖淡的淡藍,像他的眼睛。
  
  一天我去anmy家,她是我的一個同事,我在那裡看到了那個男人和anmy的合照,我很驚訝,但還是平靜的問anmy,他是誰?anmy說,“那是他哥哥,一個星期前去了德國;開始是說什麼永遠不會來了,可是就在他走之前的那個晚上,沒有回家,一回家就說他兩年後一定回來的。不知道他那天幹嗎了?”我“嗯”了一聲就叉開了話題。
  
  回公寓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我又去了那個地方,從那次後我雖然每每經過的時候都會看看,但是從沒有再坐在那裡過。我坐了下來,很久,很想再看到他,看到他抽菸的樣子。旁邊有個人叫了我一下,“小姐,你是畫上的人嗎?”我看到一個在旁邊擺灘子的老人拿著一張素描問我,我看著那張素描,發現竟然真的是我。我“嗯”了一聲,那老人說,一個星期前有個小伙子給了我這張畫,然後說這畫上的人一定會來這裡的,他讓我把畫給畫上的人,他那天要去趕飛機了。所以就走了。我說了聲“謝謝”,並買了那老人的一些東西作為回報。
  
  回到公寓我仔細的看著畫,在畫的最下面寫著一段小字“和我喝礦泉水的女孩,如果能等我,兩年後在老地方”。
  
  “我等你”
  
  ──
  
  現在我已經在這個城市裡生活了兩年多了,又是要過年了,他會回來嗎?
  
  和我喝礦泉水聊咖啡和葡萄酒的吸菸男人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