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結了婚又離了婚。她比我大4歲。遇見她的時候,我沒有固定的女朋友。但我知道,我要認識她、和她上床。我總喜歡比我大的女人,她們能帶給我一種回歸母體的溫暖和幸福。母親曾經說我害她妊娠回應了七天七夜才肯來到這個世界,我喜歡女人的身體能像水世界一樣環裹著我。   
      第一次見到她是在一個曖昧的咖啡屋裡。燈光深邃韻美,伴著揉合了老上海味的爵士音樂,聞著咖啡豆的幽香,剎時讓男人女人們盡情幻想。她就坐在一個小閣的椅子上喝著咖啡,暗藍的燈光正好射在她身上,散發出一種冷傲高貴的氣質。我在斜對門注視著她的一舉一動,把她當成一組優美的圖畫來欣賞,猜想著她美麗面容背後掩飾的故事。
   她悄悄地來,又悄悄地離開,沒有留下任何可以尋找的味道。以為她只是我一夜心懷鬼胎的夢幻,沒想到這種飄渺的感傷會再一次清晰地呈現。幾天後,她穿著一件紫色的紗裙再次出現。我開始假想著採取怎樣浪漫的情景模式跟她碰面。
   她看見我了,因為她朝著我的方向微笑。閃躲不及,心裡一陣慌亂。故作鎮定後,我把一杯干邑端在手上搖搖晃晃地走到她的身旁,準備採用電視裡演繹的經典邂逅模式來表達自己對她的讚賞時,她竟然先對我說︰“你坐吧,總之我一個人,沒事聊聊也好。”
   我坐下,憋著氣息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最終還是她打開了僵局,她說︰“喜歡喝紅葡萄酒的男人都是一個完美主義者。他們喜歡高層次的生活,喜歡有涵養的知性美女。但是,喜歡穿著體恤和牛仔褲喝紅葡萄酒的男人卻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我驚訝她的話,但是為了不在一個陌生女人面前顏面盡失,反駁著說︰“紅葡萄酒沒有固定模式的品嘗者,它需要的是一個知音。其實一個隨性的男人往往更能了解它存在的意義,就像更能了解一個女人一樣。”
   她笑了,我第二次見到她笑,笑得像干邑一樣讓男人迷醉。她說︰“那你憑直覺認為我會是一個怎樣的女人?”我故意清了一下嗓子,說︰“你是一個有著故事的女人,想要表露卻又在刻意掩飾。”她悠然地喝著咖啡,聆聽著我的結論。她微微一笑,說︰“你倒不失為一個有個性和獨到見解的男孩。”
   我本想這只是一次邂逅,誰知道一周後,我卻接到她的電話。約在第一次的那間咖啡館。這一次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她的職業,她比我大四歲,以及她離婚的原因︰丈夫愛上了更年輕的女孩子。我知道,她把我當成朋友了。第三次是她跳槽了,成了另一家廣告公司的經理,要請我吃飯。為了她的一句話我居然花了兩個小時打扮,這是我從來沒有過的。終於選定了穿一套之前買下卻只穿過一次的西裝。可是她見到我時撲哧一笑,說︰“其實你穿休閒的衣服更適合,更顯你的個性,因為你還沒有長大。”我臉色一紅,小聲說︰“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的多面性。”
   沒多久,她公司舉辦了一個Party,邀請我參加,想讓我幫忙扮她的男友以便讓一直追求她的兩個同事取消念頭,還特別要求我穿西裝,變得成熟一點。我欣然去了,然而等到聚會快散了時,我才知道這一切是她精心安排用來打擊他丈夫的,因為這次聚會是幾家廣告公司高層的互動。我的心情猛然跌落,感覺上了當。
   我準備黯然離去時,她叫住了我,她溫柔地給我說了聲抱歉後帶我到了她租的公寓。她打開藏在櫃子裡的半瓶紅酒,倒了一杯遞給我,說︰“我知道你需要什麼。”我看著她紅紅的美麗的臉,望著她匍匐的胸膛,接過酒避開她秋水柔情的眼神說︰“你喝多了。”
   她沒有等我把酒喝下去就閃身抱著我說︰“我給你,這是我欠你的。”酒杯跌落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破碎聲,紅酒濺到了身上散發出一股澀人的香味。 我沒有推開她,竟然享受著這種美妙,在她的懷抱中覺得好安全。當彼此的衣服被撕裂,肉體環裹的瞬間,我感覺到好親切、好溫柔,這種感覺好像在夢中游弋過,卻又在第一次的啼哭聲中消失了。
   離開她屋子的時候,她默默注視著我,良久從嘴中吐出幾個字︰“我們之間沒有什麼的。”相比我最初勾引她的願望,這本來是一個很好的收場,但我卻感到了傷痛。
   那天晚上,我躺在自己的家裡,我知道,我愛上了這個女人。風一樣地,我來到她的門口。我和她深情相擁。她哭了,我第一次看到她哭。她說自己不想成為我的包袱,讓我揣著壓力生活。上次讓我離開的時候她就後悔了……
  我躺在她的懷中,又一次感覺到了她的水世界。她對我說︰“你一定不知道一件事﹗”我問她是什麼。她說︰“其實在彼此認識之前的那一天晚上,在咖啡屋,我已經知道你在注意著我,在想著我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