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是這樣,缺什麼補什麼,炫耀什麼自卑什麼。我們不斷地填補自己的空缺,就像補充某種維生素一樣。只不過,有時候我們的“補品”來源不正,也會讓我們營養不良。

  從我懂事起,我就聽到各種閒言碎語,他們說我母親長得醜,才生出我這樣的醜娃。小時候,我躲在家裡,能不出門的時候儘量不出門,直到上學的那一天,我知道這是人生躲不過的開始。可是,幼稚園的小朋友,那種天真無邪的嘲笑,“醜八怪”“王八蛋”等等不堪的詞彙,常常與我名字搭配。那時,我就緊緊捏著拳頭,想著母親教我的“忍”,心上一把利刀。

  上國中的時候,老實的父親和別的女人有染,這讓我一度不敢相信。母親答應和父親離婚,但是我的撫養權必須歸她。後來,父親和那個女人走了,周遭的流言蜚語更加肆無忌憚。關於我們家的各種荒誕故事,在鄰居們口中流傳著。儘管版本不同,但是核心思想都一致︰長得太醜沒人要。

  我沒有被流言蜚語打垮,倒是在污穢的環境中日漸強大。我出乎意料地考上了全國的一所知名高校,就這樣,那些不堪的聲音在慢慢降低分貝。上大學的時候,儘管我是最醜的男生,儘管女生都不正眼瞧我,但是我的成績總是最好的。專業課老師說我未來一定前途無量,同學們嗤之以鼻,但是老師的話,卻給了堅定的信念。沒事的時候,我就想著,“等我將來發達了,我一定要娶最漂亮的妹子,做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畢業之後我進了一家科研所,工作體面收入高,可是老婆很難找。同事給我介紹的女孩子,不是嫌我醜,就是我嫌對方不夠漂亮。一些前輩讓我放低要求,不要太外貌協會。我想我吃了那麼多年的苦,可能一輩子都要因為“醜陋”的外貌而備受歧視,我可不想我的後輩基因不好,哪怕找個美女中和一下我的“醜”也好,我真的很想我的孩子過正常人的生活。另外,還有一個小小的虛榮心,我想找個美女回去帶給大院裡的鄰居看看,我也可以找美女媳婦,這比告訴他們我在科研所上班更有震撼力。

  我一度覺得這輩子與美女無緣,直到小純的出現,我感到眼前一亮。小純是我在網上認識的美女,視訊的時候,看到對方長得很驚艷。我不敢相信如花似月的美人會搭理我,更不敢相信,她竟然願意做我女友。只是對小純的身世,開始我都感覺撲朔迷離,看不透。比如,她跟我說,她的工作非常自由,每天就是和別人聊聊天,幫別人解決婚姻家庭問題,一個月收入都一萬多,但是她工作的精神壓力太大,嫁給我之後可能會做全職太太。娶這樣貌美的女人做老婆,放在家裡當然更安全。

  我風風光光地娶了一個美女老婆,我和我娘掙足了面子,鄰居們也誇我有本事,連男同事都說我有一手。我感覺我的日子就像過在雲彩中,這一切的美好來得如此突然,讓我感覺忽而虛幻,忽而真切。我曾試圖問小純,怎麼就喜歡我這樣的醜男。小純說我為人很好,做一輩子的老公很貼心。我信以為真,覺得上帝把小純送給我,是還了這麼多年給我的孽債。婚後,小純做起了全職太太,飯洗衣收拾家務,家裡被打理得井井有條,而我則繼續在科研所賣力搞科研,想給美女老婆一個舒心的未來。

  因為單位項目太忙,婚後的一個月我才申請了度蜜月婚假。那天下午,我早早回到了家,買了一束大紅玫瑰,想給小純一個驚喜。當我躡手躡腳走到家裡的時候,發現小純不在家,但是電腦還是開的,可能這個點去買菜了吧。我走到電腦面前,下意識地翻看著小純的聊天記錄。震驚的是,我看到小純正在和別人商量交易時間。原來,我的老婆小純是兼差小姐,婚後雖然收斂了,卻又在短短一個月時間裡給我戴了17頂綠帽。我冷笑著坐在電腦面前,感覺眼前一片黑暗,我搭建了這麼久的美好,竟然只是黃粱一夢。

  小純回來的時候,看到我坐在電腦面前,她拎菜的手在發抖。她跟我解釋說,這是她最後一次做這樣的肉體交易了,只是想賺點錢作為以後生孩子的營養費,打算度蜜月之後,就徹底收手。我歇斯底裡地讓她滾,否則,我怕我忍不住把20多年的怨恨變成憤怒的拳頭,砸向她。

  小純走了,又回來了,她說她懷孕了,孩子是我的。我罵她無恥,憑什麼說那畜生是我的。她說和別人做都有戴套,只是和我沒有。就這樣,我相信了她的話,我說孩子生下來之後必須做親子鑑定,如果不是我的,我照樣讓她滾,她哭著說,“以後再也不會了,這個孩子真的是你的。”

  家裡發生的一切,我都沒敢告訴母親,我怕她承受不了。再過幾個月,小純就要生了,我想,如果孩子是我的,我就原諒她吧,畢竟孩子是無辜的。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