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在那裡呢。也許,幸福正在下個路口某個不起眼的角落裡守望著你的不期而遇。不必那麼刻意地尋尋覓覓,當幸福降臨的時候,珍惜它就行。

  許多時候,我們也許不必去做那些無力的權衡算計。因為得失並不僅僅只是一道簡單的加減算術題。

  若彤突然發現他其實根本不喜歡他的妻子,甚至是從骨子裡厭煩至極。他開始不想回家,找各種理由。他終於嘗到了無愛的沒有感情基礎的婚姻的那種尷尬和莫名的憤怒。原來覺得兩個人是融為一體的,可現下覺得自己始終還是自己。他開始感覺到寂寞、感覺到孤單,前所未有的。這種情緒纏繞了他有近一年的時間,他用抽煙、喝酒甚至暴飲暴食來打發內心的煩悶和不快。直到遇到那個靜兒之後,若彤才恢復了從前的陽光。

  他沒有想過他還會為女人動情,而且無法抑制對她的想念。那天,公司聚餐,若彤喝酒了,酒後壯著膽子跟靜兒表達了自己對她的愛慕,而靜兒只說了一句︰“你在說什麼,我一點也聽不懂!”然後就走了。留下了尷尬的若彤。

  若彤為自己的自作多情後悔得捶胸頓足。之後他一直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機會來說點什麼,或者挽回他所說的話。他在心裡罵著自己,與其這樣還不如當初什麼也不說,彼此還自然些,至少可以正常接觸,現下倒好,她對若彤跟仇人一樣,見面不分場合,都陰著個臉,遠遠地躲開彷彿若彤是魔鬼。

  時間在一天一天地過去,若彤不停地在問自己︰“即使她喜歡我又能怎樣?我到底想要從她這裡得到什麼,又能得到什麼呢?除了可以讓感情在對方心裡安個簡陋的窩,寄存下這份狂熱的激情之外,剩下的恐怕就是無盡的煎熬吧。”當這些混亂的思緒在他心裡稍微理出了個頭緒之後,他突然感覺心裡坦蕩了一些,那天下午,他在她下班之後叫住了她,在辦公室裡談了很久,主要是他在說,他真誠地像一個國小生,把自己內心的想法合盤端出,承認了他對她的喜歡和愛,表達了想要多見她,跟她聊天傾訴的想法,但是也很理解她的態度,希望以後還能像以前那樣“和睦相處”,希望她別介意我先前的行為。她一直都在低著頭傾聽,一句話也沒有說。

  當若彤問她為什麼不願意接受他對她的好的時候,她只說了一句︰“因為你已經有家了!”這是她整個晚上說的唯一的一句話。事情似乎是得到了一個了結,然而若彤卻變得內心狂躁不安。絕望,心裡那一點點美好的希冀突然之間蕩然無存,讓他對生活又找不到北了。

  家裡沈悶無比的空氣讓他窒息。那天,郵差送給若彤一封信︰“看到這封信,希望你不要驚奇,我是個不善於表達的人,請允許我用這樣的模式來訴說我內心的感受。一年來,我感受到了你對我的好,心裡很明了,也很感動。我從小生活在一個貧苦的家庭裡,受到的關愛很少,所以對別人的關愛尤其敏感,可是你是一個已經成家的人。真的非常感謝你。

  看完信若彤內心狂喜︰“原來靜兒也深陷其中,她居然也愛我,還有什麼,能擋住愛情的步伐?只要她是愛我的,我們就該享受到愛情的幸福,即使我身陷婚姻,但是,有誰會拒絕又能拒絕愛情的力量呢?”若彤的心已經完全被她俘虜了。

  當想到離婚的時候,若彤突然覺得很內疚。他想為了一個女人離婚?怎麼可能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但最終若彤還是按照自己的理由和計畫主動出擊,離婚了,再婚了。

  再婚後平淡的日子重複了,生活跟沒離婚前沒什麼兩樣。若彤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開始想念他的前妻,是為自己猝然抽身離去內疚?還是真的是愛她?若彤也不清楚,於是他開始瘋狂地給她打電話,先前的那個電話已經是換了主人,想辦法找到了她現下的電話,猶豫了很久,心慌意亂地撥過去,響了三聲沒人接,我就匆匆掛了。第二次卻是再也沒有勇氣撥了。

  幸福在那裡呢。也許,幸福正在下個路口某個不起眼的角落裡守望著你的不期而遇。不必那麼刻意地尋尋覓覓,當幸福降臨的時候,珍惜它就行。

創作者介紹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