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競選美國總統成不成功,總統候選人的“三大件”態度很關鍵。這三大件包括︰同性戀,槍,和墮胎。這雖然是一個過分簡化的公式,但也說明在美國同性戀的問題之大,已經無法私藏。這不僅僅是一個私人問題,更是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我對同性戀成為社會問題還是政治問題毫無興趣。但是同性戀的時尚問題卻是任何一個學習時尚的人都無法繞開的話題。而同性戀與時尚緊密的寄生關係也深深地影響著美國男性的衣飾態度。

那些扳著手指頭數得過來的名聲顯赫的高級女裝設計師很多都是同性戀,比如Dior(迪奧),YveSaintLaurent(依夫聖洛朗),GiorgioArmani(喬治阿瑪尼),MarcJacobs(馬克雅可布),MichaelKors(麥科爾克斯)。連著名的ParsonsTheNewSchoolforDesign的服裝設計系主任TimGunn都不畏言他的同性戀史。因為參與一檔在美國很受歡迎的時尚電視節目ProjectRunway,TimGunn已經被視為同性戀的時尚偶像。

同性戀與時尚的親密關係發展到今天,幾乎成了服裝界的行規。不先變成同性戀,你都不好意思做服裝設計。不過這個“行規”目前只適用於男性。我有時無法遏製地懷疑是不是有些不是同性戀的服裝設計師故意混淆視聽,樂得被誤認為是同性戀,以加強自己的時尚系數。縱觀歷史也好,橫向從巴黎比較到紐約也好。一部時尚史,幾乎就是一部同性戀史。

雖然在美國不是所有的男性都能理得清這個關係,但是“時尚”這個詞,無論男性時尚也好,女性時尚也好,都似乎是先天缺陽。時尚是陰柔的,精致的,也是同性戀的。對時尚的這種印象,很多的美國男性都有。美國的社會也很縱容這樣的印象。比如在另外一檔同樣受歡迎的時尚電視真人秀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裡,五個同性戀男性出動“拯救”一個對時尚毫無頭緒的正常男性。從衣櫥,到美容,美食,房間佈置,生活模式,這五位各有所長的同性戀男性對參加節目的這位正常男性從頭到腳,從裡到外,徹底地進行時尚改造。這個節目似乎讓人不得不相信,只有同性戀,才能用時尚進行思考。

因為時尚跟同性戀分不清你我的關係,讓很多的美國男性不好意思太“時尚”,因為怕被誤解為同性戀。英國男性敢穿的粉紅襯衫美國男性就不太敢穿。亞洲男性敢斜背的路易威登包美國男性也不太敢背。我們八十年代初遵循的著裝原則︰不太緊,不太露,不太薄,不太短,正好是美國道統一點的男性奉行不變的穿衣法則。美國人幾乎從出生就被灌輸時尚與性別的關係。比如在醫院裡新生的嬰兒,男嬰用藍色,女嬰用粉紅色。堅持要給自己的兒子穿粉紅色的媽媽,一定會受到社會壓力。

Details雜誌曾經做過一個很有爭議的選題,題目是兩個問句︰“British or Gay(是英國人還是同性戀)?”“Asian or Gay(是亞洲人還是同性戀)?”旁邊配了兩幅照片,一個是很時髦的英國男性,另一個是很時髦的亞洲男性。這兩個時髦的男性顯然讓美國人感到十分“困惑”,所以提了兩個不用回答的問題,然後列舉了兩個人衣飾中的細節來說明問題,包括溜光水滑,有款有型的頭髮,長指甲,V領下露出的光滑無毛的胸博,泛金屬光的球鞋,迪奧太陽鏡,等等等等。這些都是他們被懷疑為同性戀的證據。

這種把時尚與同性戀等同的論調,當然很傻很天真。我的一個學生曾經對大家宣佈了他的同性戀身分。而他,用同性戀的眼光看,簡直一點也不同性戀。他穿得隨意,一點都不緊,不露,不薄,不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吳帥飛 的頭像
吳帥飛

吳帥飛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