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4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Dec 05 Fri 2014 00:40
  • 剪影

一種目光

曾是那般輕柔
水一樣的
緩緩地,繞著我身邊流淌
我赤足
走在你,酷夏的涼爽裡
心兒在藍天裡愉悅
時而,灑脫成悠閒的雲朵……
時而,追逐成快樂的鳥群……

一種幽怨

你的一個轉身
我的心
便如一片黃色的葉子在飛
卻又無從落下
你迎娶七月
做你款款大方的新娘
月光,小橋,遠山,近柳
哦,你的婚禮
是多麼的隆重與奢華
我的路
卻是通向蕭瑟的深秋
偶有幾滴苦雨,在沉沉地飄過

一種釋然

如果你身後的風中
夾雜著一股,我淚水的味道
你可以不必回頭的
那是我
娓娓的祝福在目送你
直至抵達
那座,掛滿彩綢的新房
如果你屋檐上的燕子
啾啾地鳴叫,還能勾起你
對我聲音的追憶
那也請你
不要留戀,不要沈迷啊
我已如
薄霧般縷縷散去,一種淒美
釋懷給了墨青色的遠山

一種冀望

我如花兒開過
用短暫的美麗憐
……

日日春 碧雷鼓 空氣鳳梨

文章標籤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是一個劫匪,坐過牢,之後又殺了人,窮途末路之際他又去搶銀行。這是一間很小的銀行。搶劫遇到了從來沒有過的不順利,兩個女子拼命反抗,他把其中一個殺了,另一個被劫持上了車。因為有人報了警,警車越來越近了,他劫持著這個女子狂逃,把車都開飛了,撞了很多人很多小攤子。
  這個剛剛21歲的女孩子才剛出社會工作,為了這份工作,她拼命讀書,畢業後又托了很多人,沒錢送禮,是她哥賣了血供她上學為她送禮,她父母雙亡,只有這一個哥哥。
  她想她真是命苦,剛上班沒幾天就遇到了這樣恐怖的事情,怕是沒有生還的可能了。終於他被警察包圍了,所有的警察讓他放下槍,不要傷害人質,他瘋狂地喊著︰“我身上好幾條人命了,怎麼著也是個死,無所謂了。”說著,他用刀子在她頸上劃了一刀。她的頸上滲出血滴。她流了眼淚,她知道自己碰上了亡命之徒,知道自己生還的可能性不大了。
  “害怕了?”劫匪問她。
  她搖頭︰“我只是覺得對不起我哥。”
  “你哥?”“是的,”她說,“我父母雙亡,是我哥把我養大,他為我賣過血,供我上學,為了我的工作送禮,他都二十八了,可還沒結婚呢,我看你和我哥年齡差不多呢。”
  劫匪的刀子在她脖子上落了下來,他狠著心說︰“那你可真是夠不幸的。”
  圍著他的警察繼續喊話,他無動於衷,接著和她說著她哥。他身上不僅有槍,還有炸藥,可以把這輛車引爆,但他忽然想和人聊聊天,因為他的身世也同樣不幸,他的父母早離了婚,他也有個妹妹,他妹妹也是他供著上了大學,但他卻不想讓他妹妹知道他是殺人犯﹗她和他講著小時候的事,說她哥居然會織手套,在她13歲……她一邊說一邊流眼淚。他看著前方,看著那些喊話的警察,再看著身邊講述的女孩,他忽然感覺塵世是那麼美好,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他拿出手機,遞給她︰“來,給你哥打個電話吧。”
  她平靜地接過來,知道這是和哥哥最後一次通話了,所以,她幾乎是笑著說︰“哥,在家呢?你先吃吧,我在公司加班,不回去了……”
  這樣的生離死別竟然被她說得如此家常,他的妹妹也和他說過這樣的話,看著這個自己劫持的人,聽著她和自己哥哥的對話,他伏在方向盤上哭了。
  “你走吧。”他說。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快走,不要讓我後悔,也許我一分鐘之後就後悔了﹗”
  她下了車,走了幾步,居然又回頭看了他一眼。她永遠不知道,是她那個家常電話救了她,那個電話,喚醒了劫匪心中最後僅存的善良,那僅有的一點善良,救了她的命﹗
  她剛走到安全地帶,便聽到一聲槍響,回過頭去,她看到他倒在方向盤上。
  劫匪飲彈自盡。
  很多人問過她到底說了什麼讓劫匪居然放了她,然後放棄了惟一生存的機會。她平靜地說,我只說了幾句話,我對我哥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哥,天涼了,你多穿衣。”
  她沒有和別人說起劫匪的眼淚,說出來別人也不相信,但她知道那幾滴眼淚,是人性的眼淚,是善良的眼淚。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