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男人身上有一樣東西,它有時長,有時短。有時可愛,有時可惡。有時你想要它,有時你不想要它。它有時把你弄痛,有時又讓你覺得很舒服。你喜歡用手去捏它,用臉去擦它。這個東西,女人身上是沒有的。

我說的是鬍子 (想歪的人去給我面壁思過)

最難忘的是清晨的鬍子。一夜之間,男人的新鬍子又長出來了。他摟著你,用鬍子使勁兒地擦你的臉,吻你的舌頭。你尖叫『你的鬍子弄得我很痛!很痛!』

他一邊說『對不起』,一邊卻很欣賞自己這種粗獷。

你的臉被他擦紅了,生氣地說『以後一定要刮了鬍子才能吻我!』

到了晚上他刮了的鬍子還沒重新長出來,這個時候跟他擦臉是最舒服的。那些短髭像一個柔軟的刷子,替你的臉按摩。他的鬍子彷彿也帶著他的氣味兒

戀愛時光裡,我們享受著男人粗暴而又溫柔的鬍子。思念他的時候總會懷念他在無數個清晨裡那些把我們弄痛的鬚根。曾經給他擦紅的臉,期待他再擦一遍。

當愛流逝,他的鬍子也擦著另一個女人的臉了

聽說,失戀的男人會躲起來不刮鬍子,他們也是悲傷地懷念那張給他們擦過的臉吧?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母親節快樂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4 Sun 2008 02:07
  • 擲筊

日記1:

天氣寒 阮阿母飼ㄟ雞仔親像傷風共款 呷抹落

阿母: 憨子!!去買感冒藥ㄚ..乎雞仔呷
擲筊: 喔~去叨位買?
阿母: 西藥房啦
擲筊: 厚啦

真嘸甘願,鐵馬騎咧 騎往後壁巷仔ㄟ西藥房

擲筊: 頭家 買感冒藥仔
頭家: 你叨位無爽快?
擲筊: 呷抹落 酷酷嫂
頭家: 有流鼻某?
擲筊: 無
頭家: 幾歲?
(靠北 若是講雞仔感冒要呷 頭家一定笑嘎博博倒)
擲筊: 58歲
頭家: 嗯 照三頓飯後呷

轉去了後 阿母將藥仔磨磨ㄟ 滲咧飼料內底 用乎雞仔呷
兩點鐘過去 雞仔死了了

這日ㄟ晚頓 歸桌瀧雞肉 

日記2:

歸落年前
底這熟識一位查某 住基隆
頭一擺見面 阮和伊約在基隆廟口
伊不高 小粒籽瘦瘦仔 不愛講話
伊帶路 阮去碧砂漁港呷海產
初見面 一定會卡避暑
結果 這頓呷落來 瀧總兩千六
阮褲袋仔摸摸咧....只有兩千二
(真正有靠北ㄚ,阮身軀擱無提款卡 係要安抓脫身)

擲筊: 頭家歹勢!!這叨位有提款機
頭家: 正手邊轉過去 那就有ㄚ

擲筊: 這兩千二先乎哩 阮去領錢 蛋幾咧拿四百過來
頭家: 喔...賀ㄚ
(幹!!這彄查某瀧不出聲,會呷而已)

走出店口 阮假影拿提款卡咧領錢 其實阮根本沒卡
暗算頭家無注意 要"絡跑"
拿一張三溫暖貴賓卡 嘎插落企提款機
塞恁娘!! 嘎林北咬進去 西郎ㄚ....
這陣..海產攤ㄟ頭家走過來囉

頭家: 少年仔 係領有某
擲筊: 無

頭家: 硍 恁小姐身軀咁無四佰
擲筊: 借偶四百 改天還你

場面實在太監介
愛面子ㄟ後果

吳帥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